屬神的團體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你可以知道在天主的家中應當如何行動;這家就

    是永生天主的教會( 屬神的團體) ,真理的柱石

      和基礎。(弟茂德前書三章15節)

 

為使你們能夠同眾聖徒領悟基督的愛是怎樣的

  廣、寬、高、深,並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 

     能知的,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( 厄弗所書三章18 、19 節)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 主僕疏效平等著


 

自序  [ 疏效平]

屬神的團體 [ 主僕疏效平等]

一、    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、寬、高、深。(弗三18 )[ 疏效平]

( 一)    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(詠一四九1 )

( 二) 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( 三)    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(弗三19 )

( 四)    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,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。(瑪六33 )

( 五)    為基督而活的傻瓜

( 六)    小小的羊群,不要害怕!你們的父喜歡把天國賜給你們。(路十二32 )

( 七)    祂雖然是天主子,卻由所受的苦難,學習了服從。(希五8 )

( 八)    與我們同在的,是萬軍的上主。(詠四六12 )

( 九) 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二、    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(弟前三15 )[ 疏效平]

( 一) 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( 二)    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,真理的柱石和基礎。(弟前三15 )

( 三)    歡迎你回家!

( 四)    祂要聖化我們,好使得我們得以在祂的榮耀中

( 五)    耶路撒冷──和平的居所,天主的家

( 六)    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你們都應同她一起快樂,因她而歡喜!(依六六10 )

( 七) 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三、    天主家中的歡欣![ 李家欣]

( 一)    讚美、敬拜

( 二)    我的靈魂渴慕你,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。(詠四二2 )──主僕疏效平祈禱與介紹

( 三)    主的話聽千遍萬遍也不厭倦

( 四)    在基督內獲得了鼓勵(斐二1 )

( 五)    彼此意見一致,同氣相愛。(斐二2 )

( 六)    同心合意,思念同樣的事。(斐二2 )

( 七)    只存心謙下,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。(斐二3 )

( 八)    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(斐二5 )

( 九)    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人心所未想到的。(格前二9 )──主僕疏效平結語與介紹

四、    主,我願意![ 穆景梅]

( 一)    是的,父啊!你原來喜歡這樣做。(路十21 )

( 二)    回家的路,是一條全壘打的路,一條更高超的道路

( 三)    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,纔是有福的!(若二十29 )

( 四)    星辰各在自己的崗位閃爍,喜形於色。(巴三34 )

( 五)    耶穌,我對你只有一個字:「是!」 ──主僕疏效平結語

五、    向主獻上一生[ 疏效平]

( 一)    在那裏給上主立了一座祭壇,稱為雅威沙隆。(民六24 )

( 二)    神奇的謀士、強有力的天主、永遠之父、和平之王。(依九5 )

( 三)    讚美、祈禱與敬拜

 


自序
[ 疏效平]

 

「你們接近了祂,即接近了那為人所擯棄,但為天主所精選,所尊重的活石,你們也就成了活石, … 是特選的種族,王家的司祭,聖潔的國民,屬於主的民族… 。你們從前不是天主的人民,如今卻是天主的人民;從前沒有蒙受愛憐,如今卻蒙受了愛憐。」(伯前二4 、9 、10 )

 

我們從前不是天主的人民,如今卻是天主的人民;從前沒有蒙受愛憐,如今卻蒙受了愛憐。是主愛我們,將我們從世界中救贖出來,不再屬世界,而是屬於祂,是特選的種族,王家的司祭,聖潔的國民,是屬於主的民族。祂將我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,不再屬於世界,而是在祂內,成為一個新的受造物,生活在祂為我們安置的祂的家中──教會,基督的奧體,屬神的團體,使我們 「嘗到了『主是何等的甘飴。』」(伯前二 3 )

 

「這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,就是在一切內充滿一切者的圓滿。 … 為使你 (我) 們能夠同眾聖徒領悟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、寬、高、深,並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能知的,為叫你 (我) 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。」(弗一 23 ;弗三18 、19 )

 

屬神的團體是一群屬天主的人們,因主的名聚在一起, 「看,兄弟們同居共處,多麼快樂,多麼幸福!」(詠一三三 1 ) 他們都願意在這屬神的團體,也就是天主的家──教會中,聽命順服大家長──天主的旨意,事事忠信、且彼此同氣相愛。並因常 「在基督內獲得了鼓勵,愛的勸勉,聖神的交往,哀憐和同情」(斐二 1 ) ,所以 「你可以知道在天主的家中應當如何行動;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,真理的柱石和基礎。」(弟前三 15 ) ,能 「彼此意見一致,同氣相愛,同心合意,思念同樣的事,以滿全我(主)的喜樂。不論做什麼,不從私見,也不求虛榮,只存心謙下,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」(斐二 2 、3 ) 。因 「上主在那裏 (教會──基督的身體,天主的家,屬神的團體中) 賜福,又賜生命直到永遠。」(詠一三三 3 )

 

感謝讚美主,恩寵召叫我於二零零六年 五月十三日, 主領/主講 新加坡屬靈 盛筵(講習會),並在此 屬靈 盛筵中,賜下屬靈的光照、與豐富屬靈訊息。感謝讚美主,又恩寵召叫主的僕人們,在祂內喜悅地,同心同意同靈同工,將此 屬靈 盛筵的錄音,轉成文字,加以潤飾而成此書,以饗讀者。

 

願一切光榮歸於主!阿肋路亞!阿肋路亞!阿肋路亞!


 

 

  屬神的團體
[ 主僕疏效平等]


一、 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、寬、高、深。(弗三 18 )[ 疏效平]

(一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(詠一四九 1 )

在場的神父們、主內親愛的兄弟姊妹們,大家早安!「早安!」(眾答)你們昨天睡得好不好?「好。」(眾答)我們真的睡得很好。早上有好幾位都跟我說:「昨天睡得好香甜,睡到早上都忘了起來,可是一起來心情就非常的喜樂。」我也經驗到這樣豐盛的喜樂,是因為主耶穌基督在我們中間。我們跟隨主,就活在這充滿的喜樂中。

 

讓我們打開聖詠一百四十九篇,第一節: 「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」(詠一四九 1 ) ,請我們向上主謳唱新歌。當我們在快樂的時候,就喜歡唱歌。當一個孩子在快樂的時候,他就很喜歡唱歌。在我們查經班有兩位小朋友,就是家欣的兩個兒子,小的是兩歲,還有他的老大,多年來都在我們的查經班中。當這個孩子很快樂的時候,他會自己在那邊唱、唱、唱 … ;一個孩子在快樂的時候,常常很喜歡唱歌。他爸爸遠遠的看到兒子在那邊唱歌,知道他很滿足,爸爸的心也很滿足,也在那邊唱、唱、唱。我們看到我們的孩子們、或我們弟兄的孩子們,他們這麼喜樂,我們就很喜樂。我們唱歌,他們也唱歌,我們都喜樂地歡唱。

 

一個孩子很快樂,不在乎他唱的音有多準,他唱得旋律有多麼合乎樂理,而是在乎他的生命多麼的釋放與喜悅!所以這個字用得很好:「新歌」。一個快樂的孩子,他每次唱的都是新的,嘿嘿呵 … ,都不一樣。在主的家中,我們大家都是主的孩子,我們都忘記了我們的歌喉是怎麼樣的,我們只知道我們很喜樂,就很想發自內心的來唱。向誰唱?向著我們天上的阿爸父唱。我們向上主唱出我們心中的喜樂,把我們的生命傾倒出來,因為主做的事樣樣都好。

 

主的家是最好的地方,沒有什麼地方比在主的家中更好。在主的家中是多麼、多麼的好。我們昨天才在主的聖筵中說:「在基督內活出豐盛的生命」。「在基督內」就是在主內,在主安排的、祂與我們同居共處的地方。在基督內,也就是在主與我們同居共處的地方,也就是在我們阿爸天父的家中。我們就在祂的家中,要向祂唱新歌。

 

不要想你會唱還是不會唱,你一定會唱,因為天主給我們的生命,就是能夠在祂面前歡唱的。為了怕我們以為不會,經上清楚的說「唱新歌」!「唱新歌」,就是說你原來沒有的、不會的,但現在會了。每一次我們以新的生命、新的喜悅唱時,就算唱一首你會的歌,唱出的靈也都不一樣,是豐盛的,是美好的。為此,我每一次唱歌,都覺得很新鮮、很喜悅。每一位嚐到主這種豐盛恩惠的人,都會知道這樣的經驗。

 

承章弟兄有一次跟我說,他經常喜歡又彈又唱,又彈又唱就忘了一切,這是他最喜歡的祈禱──在主前歌唱。他為什麼有那麼多新歌? 因為他常經驗到 今天怎麼唱得跟原來不一樣?想一想、想一想,聖神就幫他記錄下來,就又是一首新歌。我們很多主的僕人也是這樣,進入了我們沒有經驗過的豐美中!不要想說我沒有經驗過豐美,那就真 的 越活越不豐美:「我比以前還更弱了,我沒有過去的體力,我沒有過去的聲音,我沒有過去的 … 。」我們應該要想說:「天主給我們的是『無限量的豐盛』,祂喜歡我們用信心來支取。」主喜歡我們向祂歌唱新歌,我們說:「阿們!我們願意。」

 

「在聖者集會中向祂祝賀!」(詠一四九 1 ) 祂是聖的,我們是用祂的寶血贖回來、歸於祂、屬於祂的,我們是屬於祂的。一個屬於祂的人,就是王所用的人。王家所用的器皿,當然是聖的、是尊貴的。在我們的手中是俗的;放在祭台上,奉獻給主,就是聖的。在我們的手中是俗的;而最好的是,放在祭台上,就是聖的、屬於祂的。我們都因著耶穌基督,我們才能回到主的家中。在主的家中,我們屬於祂。屬於祂的人聚在一起,當然都是「聖者的集會」啦!所以,這是聖者的集會,高不高興?「高興!」(眾答)我要來之前很喜樂,就是因為我知道,我來這邊要見到一群聖善的人,見到一群主寶血贖回來、屬於祂的人,見到一群聖徒們。祂要用祂的言語與聖神的活水,把我們洗得聖潔、沒有瑕疵。真的,我們都在這聖善的道路中,走成聖的路,我們在這樣的聚會中,我們要向祂祝賀,我們要感謝。

 

第三節, 「願他們以舞蹈讚美上主的名」(詠一四九 3 ) ,記得昨天我有說過舞蹈是什麼意思嗎?舞蹈就是一個得勝生命所活出來的、那樣的一個味道。你可以跳,表示沒有綑綁,對不對?你說你的手好沉重,雖然沒有看到鏈子,可是有一個心靈的鏈子嵌在那邊,扛都扛不起來。我們 要 扛起來,整個生命舞蹈起來,這是得勝生命應有的常態。那得勝的生命是喜歡歡唱的,其實天主給我的生命,就是得勝的生命,是可以歡唱的。

 

我們昨天從早唱到晚,很喜樂,非常的喜樂。我們今天還要繼續的歡唱,要喜樂上再加喜樂,願我們一生一世都在歡唱。當你歡唱很多的時候,你的手就開始動、就開始動、就開始動,就舉手歡唱。以前我也是手舉不起來的人,所以我可以體會那個困難。你越是想:「我的手怎麼舉不起來?」就越舉不起來;你越是想要去克服這個手,就越克服不了。只有一個最簡單的方式──「愛主!」看著祂、愛著祂,「啊!主啊!」不知不覺我的手就舉起來了。舉起來了以後,你全身也都動起來了。我們不是像機器人,我們是活的人,我們是聖徒。在聖者的聚會中,每一個人都要歡欣,每一個人都要舞蹈,很快樂。

 

有一次在事奉中,在台東,我們坐在涼亭中休息,在等車子來接我們。承章弟兄突然就說:「效平,你注意看看這些主的僕人,你看看這個人坐在那邊,還有那個人、還有那邊那個人 … ,每一個主的僕人都好像在聖神的風中微微搖擺、舞蹈 … 。」(編者按:當時主的僕人們,隨著聖神的和風吹動,不約而同的,有節奏的輕微搖動,身體都像在舞蹈一樣。)這是真的,這是真的,因為我們好像常常活在天上的聖樂中。真的喔!我們常常很喜歡,很喜歡的在舞蹈。 「願他們以舞蹈讚美上主的名」(詠一四九 3 ) ,我們要在聖神的風中,像聖神的風吹動蘆葦一樣,微風時它就微微的動,風再大一點,它就搖動的大一點。我們越有聖神的風吹送,就給我們越大的喜樂。聖神的和風吹送,讓我們在祂的和風吹送中,是這樣的喜悅、是這樣的快樂!我們會唱新歌,我們也會跳新舞,我們每一次搖的都不一樣。天主賜給我們豐富,我們要回應祂,我們要回應,回應天主的愛,回應天主的豐富,回應祂的美好。

 

「願他們敲鼓彈琴向上主歌詠!」(詠一四九 3 ) 呵!這更美了!唱新歌、跳新舞、還再加上彈琴。現在我們這裡,不但有彈琴,還有兩把琴,我們也有鼓!昨天有鼓,我今天憑信心說,還是會有鼓的。我們敲鼓彈琴向上主歌詠,這是我們莫大的福分。這是上主特別安排的一天,這是上主恩待我們要在祂的聖所中,向祂祝賀的一天。我們要在祂安排的、祝福我們的地方,舉起我們聖潔的手向祂祝賀。我們要用我們的生命,在聖神的愛風中,在眾聖徒的祈禱中,在祂眾子女的歡呼中歌彈詠唱。

 

我就請家欣、主的僕人們、主的子女們,我們就按照聖詠一百四十九篇所讀到的主的話,我們要這樣回應祂的話。我們一起,主的子女們,我們都站起來,我們要向上主歌唱,歌詠、歡舞、彈琴讚美祂。我們要在主面前很自由的,像個孩子一樣來親近祂。

(二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在聖者集會中謳唱新歌

(詠一四九 1 、 3 )
(聖經節錄/曲:疏效平)

 

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

在聖者集會中向祂祝賀

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

在聖者集會中向祂祝賀

 

願我們以舞蹈讚美主的名

願我們彈琴向上主歌詠

願我們以歌聲讚美主的名

願我們愉快地向上主歌詠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291 首「在聖者集會中謳唱新歌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我有一位好天父

(曲:疏效平)

 

我有一位好天父

祂使風兒吹 動

祂使花兒開放

祂使我整天快樂

 

阿爸父啊 我好愛你

阿爸父啊 我真心愛你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193 首「我有一位好天父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天上的阿爸!阿爸!阿爸!我們呼喊你,我們愛你,我們需要你。阿爸!是你向我顯示你的慈愛,是你讓我在你的聖懷中,安息在你的愛內。是你讓我能夠經驗到你那堅強有力的臂膀, 是你 賜給我內心的安全感,賜給我生命的力量,讓我能夠依靠在你堅強有力的臂膀中,安睡在你的聖懷裡,得到你的愛。

 

阿爸!你是我的依靠,你是我的安慰,你是我永遠的父!我愛你,我真心的愛你。你良善寬仁,緩於發怒,你的慈愛永遠常存。阿爸!我渴慕你,我需要你,因為有你,我能整天快樂。阿爸!昨天你賜給我一千年的豐盛,因為與你同在,一日如千年,讓我有一千年的歡樂。你又引導我進入這新的一千年,要在這千年的豐盛中,認識你慈愛的長闊高深,認識你賜給我那美好的生命,認識你那圓滿的旨意。

 

阿爸!我們愛你,我們需要你,我們渴慕你。阿爸!你在天上已經看到了你的孩子們,你看著你孩子們的心都已經向你敞開,你看著你孩子們的需要已經向你呈上了,你沒有忽略我們每一個人的案件,在你圓滿的旨意中,你已經應許要賜給我們永遠的福樂。你拿走了我們一切的苦痛,脫去了我們的苦衣,賜給我們你的歡樂。你賜給我們你懷中唯一的聖子,成為我們的救主,讓我們能夠穿上基督、穿上新人,來到你面前讚美你,頌揚你的名。

 

阿爸!願你的名被尊為聖,願你的國來臨,願你的旨意向我們顯明。你的子女們都渴慕你,都渴慕承行你的旨意,都渴慕認識你的旨意。求你將你那成全良善的旨意,向我們顯明,你要的我們都渴慕。阿爸!願你的國降臨,願你的旨意承行在我們中間,我們需要你,我們感謝你。

 

阿爸!這是屬於你的日子。你的子女們都聽見了你的召叫,卸下了一切的重擔、惱人的罪債和一切糾纏人的罪過,放下一切不必要的俗務,以歡欣喜樂的心,回應你的召叫。我們來到你的聖所,來到你的家中與你歡聚。求你祝福今天是我們與你同在的一天,是你恩待你的子女們,能夠認識你的一天,是我們在你的家中歡欣喜悅的一天,是我們認識你那成全旨意的一天,是我們得到新的力量的一天。我們需要你,我們感謝你。

 

我們把今天交在你的掌管中,願你圓滿的旨意承行在今天,在我們的生命裡。我們的眼目單單注視著你,我們的心單單向著你敞開。

 

阿爸!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。你竟是這樣的愛了世界,愛了你所造的世界。你竟是這樣的愛了我們每一位,你竟是這樣的愛了你所創造的人、屬於你的人。你願意,你願意赦免我們的罪過,你願意使我們從一切的勞苦、罪債中得到釋放。你把你懷中的聖子耶穌基督,沒有憐惜的賜給了我們,成為了我們的救主,使凡信祂的人都不致喪亡,反而獲得永遠的生命。阿爸!我們感謝你。

 

主耶穌!我們感謝你,你竟這樣的愛了我們。當我們還在罪惡綑綁中、在禍坑污泥裡掙扎的時候,在死蔭幽谷 裡 擔心害怕、無助的哀嚎吶喊的時候,你就願意來尋找這些屬於你的、迷失的羊。你為了除滅我們的罪債,你願意為我們傾流你聖潔的寶血,來洗淨我們一切的罪。你的寶血把我們的生命,洗得像羊毛一樣的皎潔,像雪一樣的潔白,讓我能夠脫去舊人,穿上基督,回到自己永遠的家中。

 

主耶穌!你竟這樣的愛了我們,為我們而捨棄你的生命。再也沒有比為愛而捨棄自己的生命,是更大的愛情了。為義人而死,都是這世上少有的事;為罪人而死,是這世上絕無僅有的事。唯有你,因著你的慈愛與聖善,你願意為我們而死,你願意為我們上了十字架。你願意用你的生命、用你寶血,把我們贖回來屬於你。

 

主耶穌!你的愛,深深奪得了我的心,我願一生一世的頌揚你,我願意一生一世的歸於你的名下。我要高舉你的名,我要仰望你。我也奉你那至高至聖的名及權柄,綑綁一切阻擋我們親近你的靈,悖逆的靈、害怕的靈、謊言的靈、驕傲的靈、自私的靈、自我中心的靈、控制的靈、黑暗的靈,一切跟你旨意不相合的靈,我都奉主耶穌的名綑綁,在你的寶血覆蓋下,命令這些靈都離開,不准回來。你的寶血覆蓋這個地方,你的寶血把我們的生命洗得像羊毛一樣的皎潔,像雪一樣的潔白,能夠在你的家中認識你,能夠充滿你的神。

 

主耶穌!求你釋放你的神,你聖神的活水在這裡澆灌,你聖神的和風在這裡吹拂。我們要在你聖神的和風吹送裡,在你聖神的活水湧流裡,與你真實的相遇。主耶穌!求你使我們能夠經驗你,使我們能夠認識你,使我們能夠親近你。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我們敬拜你,敬拜你的作為,敬拜你的道路,奉主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!大家請坐。

(三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(弗三 19 )

天主的作為,樣樣都好。天主的思念是圓滿的,祂的旨意是成全的。祂的思念就像天離地有多高,祂的思念超過我們的思念,差距就有多大,祂所做的樣樣都好。我們最有福的,就是能夠認識祂,承行祂的旨意,讓祂做我們生命中的主、救主。因為祂是主,祂說行就行,祂說好就好。祂是萬王之王,祂是萬主之主。當我們學會了在我們的生命中讓祂做主為王,一切就都好了。當祂做主為王的時候,樣樣都好,事事都好。當祂做主為王的時候──也就是說,祂說第一句話,祂也說最後一句話,中間也是按照祂所說的話而進行──我們就興高采烈,安息在祂的愛內。祂做的事情是超乎我們想像之外的,我們沒有辦法體會到祂愛的真實與深切。

 

讓我們打開厄弗所書第三章第十八節: 「為使你們能夠同眾聖徒領悟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、寬、高、深。」(弗三 18 )

 

我們都是屬於主的,都是主寶血贖回來的,屬於祂的就是聖的。我們什麼時候遠離了祂,跑到基督之外,不但變成俗的,還可能變成臭的,還可能變成惡的,還可能變成死的;什麼時候回到基督內,有生命,有豐盛,就是聖的,就是香的。基督是芬芳的,連祂的名都香溢四射(請參閱雅歌第一章第三節)。一個基督徒就該有基督的味道,在基督內生活的人,就會有基督的芬芳,是香的。那香的,我們喜歡去親近;那臭的,我們都要遠離。為什麼基督無論走到任何的地方,就有成群結隊的人,甚至於沒有吃、沒有喝,都忘了帶自己的麵包,也沒帶便當,就去聽祂說話?他們會餓著了嗎?「不會。」他們沒有準備吃的、喝的,可是五個餠、兩條魚,祂就能餵飽了成千上萬的人,連碎屑都裝滿十二筐,是這樣的豐富!祂就是豐富,祂就是富足,一切的好都在祂內,祂知道什麼為我們是最好的,一切在祂圓滿的旨意中。祂召叫我們來認識、來體會祂愛的長、闊、高、深。

 

我越接近祂,我就越震撼。祂的愛長、闊、高、深,又寬又廣,是我無法想像的,但是卻是真真實實的。祂的愛不是不能經驗、不能體會、不能感應的;而這一份真實是這樣的強而有力,也使得我們的生命要活得不一樣。很多時候,有些真令人很擔心的事,但是因著祂的愛,使得我們在愛內沒有恐懼。因為祂是聖的,祂吸引著眾人來歸向祂;當我們親近祂的時候,就有了基督的芬芳。我們是個器皿,裡面有寶貝,有聖神的寶貝。

 

我們這一群是很有福分的,非常有福分的一群,比昨天更大的一群,還要有福分,福分上加福分。昨天的福分很深、很大,而今天的福分是更深、更大的。常常在眾人中間,耶穌做了好多美好的事,可是當耶穌私下獨自的時候,門徒們就會來到祂面前問一些事。就像耶穌在講比喻的時候,祂在講撒種的比喻,講完之後,祂跟十二個宗徒,跟很親近的門徒,又有更深的解釋,解釋那個比喻是什麼意思(請參閱瑪竇福音第十三章)。有的人只能聽比喻,有的人能跟耶穌基督更親近、有更裡面的交 通 ,能夠事奉祂。有十二個人被揀選,跟耶穌基督很近、很近。

 

我知道今天這個聚會與昨天的聚會不太一樣,甚至有的人都不知道今天有這個聚會,因為這個聚會不是公開的,不是你要來就能來的,而是被主辦單位邀請的,是為那一些想要事奉的人而有的聚會。每一個堂區都有一些人來,剛才提到了,這個堂區一些,那個堂區一些,另一個堂區又一些。我不住在新加坡,可是似乎新加坡的每一個堂區,都有一群蒙特殊恩惠的人來到這個聖筵中。因為主有圓滿的旨意,要我們成為被揀選的一群人,代表祂,把祂的芬芳,把祂的福音喜訊傳播出去。那跟耶穌基督越近的人是越有福的人,是多麼有福分的要事奉主。

 

今天早上也有人問我說:「怎麼去事奉主呢?」要事奉主,你就要認識主,對不對?你要知道你是事奉誰。如果你是君王的欽差大臣,有人問說:「你是奉誰的名來的啊?」你要知道你的王的名號,你要知道你的主是誰?我們要認識祂,當我們認識祂的時候,我們就要知道祂是不是真是我的主?祂如果真是主的話,你才可以事奉。很多的時候我們有意見,跟主的意見不一樣,可是我勝了,我們就陷入了迷糊;如果主勝了,我們生命就會改變。如果我的想法跟祂的想法不一樣,就我這些年來在主前的學習,我就趕快說:「主啊!我想的不是對的,求你可憐我這個小腦筋沒有辦法。可是我要知道你,求你幫助我。」祂真的使得我越來越認識祂。「主啊!我的意見跟你的意見不合的時候,求你不要讓我勝過了你。」事實上是祂讓我以為我勝過祂,可是這個不是最好的。「主啊!求你不要放過我,不要讓我不承行你的旨意。求你讓我死,讓你活。」祂活了,我就跟祂一起活了。這樣的豐美和美好是持續的,因為祂召叫我們,每一件事都充滿了祂的愛。有的時候我們認不出,祂的愛是這樣的深、這樣的好,但是我們願意順服,這美好的愛就使得我們真的活在這美好中。

 

厄弗所書第三章第十九節: 「並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能知的」(弗三 19 ) ,祂的愛遠遠超過人所能夠知道的, 「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。」(弗三 19 ) 為叫我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,充滿天上的一切富裕。祂願意把一切的富裕賜給我們,要讓我們認識祂是主,祂有主權,是祂發起,是祂召叫,我來跟隨。從來在事奉上,沒有人發起而天主順服人來做的,這是人所盼望得到的阿拉丁神燈,只是把它換了一個名字。你以為在主的家中,可以這樣來用主的寶貝嗎?斷乎不能。不能夠用一個不潔的思想、用血氣的手,去碰那屬靈的聖潔、聖善,那是危險的,那是不潔的。

 

沒有蒙召叫,就沒有事奉。有召叫,還有準備,還有奉獻,才能夠事奉。而在事奉的過程中,一切都是按照祂的旨意,都是按照山上的式樣。梅瑟是上主重用的僕人,他沒有什麼事情是自己做的。聖經中間不斷的講,你會持續的讀到:「上主怎麼說,梅瑟就怎麼行了。」(請參閱 出谷記 )上主怎麼啓示,梅瑟就照做了,一切都是按照山上的式樣。我們就要來親近祂,來認識山上的式樣。

 

在耶穌基督的門徒中有很多人,可是十二個宗徒比較有福分。在十二個宗徒裡面,又有三個人是跟耶穌基督最親近的。有的時候在很特殊的狀況,只有這三個人跟著祂。當耶穌基督在山上顯聖容的時候,不是成千上萬的人跟祂在一起,而是只有雅各伯宗徒、若望宗徒、和伯多錄宗徒。這三個人多麼的親近主,能夠認識祂!他們在那邊認識主,在山上得到了啟示。

 

什麼叫「山上」?就是放下一切世俗的憂慮、惱人的重擔,跟隨耶穌基督去到了更寬廣、屬靈的高山上。在那裡見到祂的榮耀,在那裡得到了山上的式樣,下山的時候就能夠事奉,能夠知道。耶穌基督在山上得到了啟示,祂就知道了祂的使命,祂要做什麼。我們也要充滿天主一切的富裕,祂召叫我們充滿一切的富裕,一切的豐富都是在基督內,一切的圓滿都是在基督內。天主父喜歡我們在基督內,享受這一切的圓滿。當我們真心願意,我們就有一個受教的心、受教的靈,天主很樂意教我們,天主很樂意啟示我們。

 

剛才在來的路上,有弟兄就問我說:「我們的同禱會碰到這樣的事情,我們碰到那樣的事情,我們為人祈禱碰到這樣的事情 … 。」是,我們常常連會碰到什麼樣的事情都不知道,但是我跟他分享說:「主對一切屬於祂的人,跟隨祂的人,事奉祂的人,祂都有圓滿的旨意。沒有祂的允許,一切都不會發生;有祂的允許,祂就要使得我們在那些事上,有得勝的經驗,有喜樂的經驗,有見到祂榮耀的經驗,能夠體會到祂豐富的、一切的美好。」我們的眼光不一樣了,在高山上看到的不一樣了。事奉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要認識主,要知道祂是主。

(四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,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。(瑪六 33 )

今天早上有位姊妹來跟我說:「我很想跟你分享昨天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事。我在講習會中,一整天就是這樣的流淚,就是這樣的哭泣,就是這樣的震撼,就是這樣的感動,從早到晚好喜樂喔!」其實人有一種很大的痛苦,就是痛苦到很深的地步,卻連哭都 哭 不出來。喔!那個苦,苦到那樣,怎麼想擠出一點眼淚也擠不出來,都快要崩潰了,那是很可憐的。可是能夠把這一些都哭倒在主的懷裡,是多麼的有福!很多在主前哭而得到主安慰的人,都知道有一個秘訣,那個秘訣就是:「你一哭,事情就成就了!」你跑到主前去哭,什麼事情都成就了。你能夠在主前哭,我告訴你,那是好大的福分!我很喜歡跑到主前去哭,可是有的時候,我還沒有想要求祂什麼就哭了,是被感動得哭。那是更好的一份,那是一個感恩的眼淚,那是一個喜樂的眼淚。

 

這位姊妹在講習會中,整天這樣子哭,她說她沒有這樣子哭的經驗。不是說她沒有哭過,而是沒有這麼長時間持續的、在主的震撼再加震撼中,這樣的哭。她說她沒有想到,她回到家中一祈禱的時候,又開始有這種感動。我們的聚會可以結束,我們的感動可以不結束,這是真的。我會離開,主的僕人會離開這裡,我們也會離開這個場地,可是聖神會跟著我們,也會跟著你們,祂不會離開。耶穌基督做我們的主,祂不會離開。這位姊妹說,她就開始哭、非常的感動。她的女兒很可愛,看到她的媽媽哭,就幫她擦眼淚,一直這樣幫她擦、幫她擦。其實,我聽了以後,心中也非常的感動。她在講她的女兒在幫她擦眼淚的時候,她多麼多麼的感恩,多麼多麼的喜樂,她多麼多麼那樣的感受到主的愛。她說:「天主,你竟這樣愛我,你這樣真實的愛我,你這樣真實的活在我的家中,活在我的孩子中。」她的孩子擦著媽媽的眼淚,其實那眼淚裡有主的愛,這愛是遠遠超過人所能知的,你沒有想到會是這樣。

 

這位姊妹再告訴我說:「我的女兒本來是生病的,她如果一病呢,按照過去的經驗,就至少一個禮拜不能恢復。我在來之前,她病了,為我有好大的一個爭戰跟掙扎:『我要留在家裡看著我女兒,還是我要順從聖神在我心中的感動,跟隨主,去親近祂呢?』」這個答案,她現在知道了,她選擇了上好的一份。因為經上說: 「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,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。」(瑪六 33 )

 

你們的父難道不知道你們需要吃、需要穿嗎?你們的父難道不知道,兒女需要自己的父母親照顧嗎?祂當然知道。在你還沒有開口求祂的時候,祂就早已經知道了。可是祂要恩待我們,祂也要我們在這事上尊祂為大,否則祂就不是我們的主。如果我愛我的子女超過愛主,祂就不是我的主,我的女兒才是我的主。如果把天主給的恩惠緊緊的抓住了,把持了,你就忘了天主,那不是天主給我們各式各樣禮物的原意。祂喜歡給我們各樣的豐富,可是一切的豐富也要在基督內,才會持續的新鮮,持續的保持,持續的有更大的豐富。

 

上主在亞巴郎年老的時候,不能再生的時候,照祂的應許,賜給了他依撒格。亞巴郎就是愛依撒格愛到了一個地步,跟天主之間的愛,不曉得愛誰比較多,所以天主說把依撒格放在祭台上。亞巴郎可以有很多的理由:「這是你給我的,你給了就是我的。是我的,你就不要管我,為什麼要我放回去?」「你既然要我放回祭台上,宰了殺了把他獻給你,那他就沒了,那你乾脆不要給我好了!你既然給了我,為什麼還要我獻祭?」亞巴郎沒有想這些,亞巴郎只有一個「心中的痛」,因為他真的愛依撒格,但天主的手就指著依撒格。他也可以說:「我用牛羊來取代依撒格吧!」那時候他已經很富有了,有滿山的牛羊:「我用十隻換一隻,十隻羊換這一個依撒格。」天主也不講話,他就知道這個 negotiation (交易)沒有成就。那就加碼,十隻羊再加十隻牛,上主還是不講話;那就再加碼 … ;最後亞巴郎可以跟祂說:「我整山的牛跟羊通通給你!」天主還是不講話。天主只要講過的話,祂就不改變。

 

事奉主的人要認識,你不要想改變祂的旨意,因為天地會過去,祂的話不會過去(請參閱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三十三節)。就算你活到一百歲,你花一百年的時間,要改變祂的旨意,你也是白白浪費了時間。亞巴郎──信德的父親,按族譜耶穌基督也是出於他的後裔──他相信主,他把他的兒子獻給主。就像這一位母親一樣,女兒在生病,她仍然選擇了主的旨意。她在主的聖筵裡,她的女兒在家中,我沒有聽說她的女兒來到會場,可是這不是重點,因為不論你在哪裡,主的祝福都可以去到那裡;就算我在這邊,在我家中的祝福仍是非常大。

 

有一次我回去的時候,我太太告訴我說:「你不在的時候,天主的傅油在我們家中,有各式各樣的好 … 。」我也告訴她,我們在外面怎樣怎樣的好。我每一次離開家的時候,我在我的心中,都把我的家交在主的掌管中,是不害怕的,因為我知道保守我們家的是哪一位。我知道祂的權能、祂的愛,我只管在祂召叫我的工作上,忠信的事奉祂。結果這個母親的女兒就得到了治癒。你不要以為只有覆手祈禱才會治癒,只要祂說一句話,就會治癒了。那百夫長的僕人不在場,但是百夫長的信德卻很堅定,耶穌對他說: 「你回去,就照你所信的,給你成就罷!」(瑪八 13 )「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擔保,是未見之事的確證。」(希十一1 ) 這位姊妹不但經驗到女兒身體的治癒,她還經驗到他們全家與主更親近,這是比身體的治癒還要大的。一個醫生可以治癒你孩子的病,卻不能給你及你的孩子屬神的祝福──讓你的孩子認識主,讓她認識她的母親是愛主的,讓她認識她的父親是愛主的。

(五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基督而活的傻瓜

2003 年有一次天主召叫我們去中國大陸,在前一年( 2002 年),主就把這一個安排與感動放在我們的心中。快要去之前,這個世界就來了一件全世界很恐慌的事,這個恐慌就是「 SARS 」(非典──非典型肺炎)。我們都有記憶, 2003 年那是 SARS 最厲害的時候,我們與主有約要去的地方,是 SARS 最嚴重的、發源地的那個國家──中國。去之前 SARS 已經非常厲害,那個訊息非常的可怕,在美國沒有 SARS 的案例,可是連美國人都很害怕,非常非常害怕。害怕到一個什麼地步呢?我們是日本公司, president (總裁)是日本派過來的。那個時候,那個總裁有時候要回日本去,還要再回來,我們公司的 VP (副總裁)說:「日本如果出現 SARS 的案例的話,我們總裁回日本再來美國的時候,我們就不准他進我們的辦公室,把他隔離,隔離九天。」這個是人權,因為美國人都害怕,大家就阿們。當時日本還沒有案例,所以他還可以回來。可是在中國有很多非典案例,那麼多,多到一個地步,連北京都封城了,北京機場都封閉了。

 

可是主召叫我們,我們很愛主,我對主說:「主啊!你說第一句話,你也說最後一句話。你是主,你才是講那決定性的話的那一位。你要我們不去,我們就不去;你若要我們去,我就願意去!如果我該死在那邊,那是你願意、你圓滿的旨意,我就很甘心情願的像依撒格一樣背著柴,然後躺在祭台上。阿爸!我把我交給你,那我就死在那邊成為馨香的活祭好了。」從我 1997 年蒙主召叫自今( 2013 年),主召叫我去過很多地方服務講習會,在我奉主名接受了的講習會邀請,我沒有一次黃牛(答應了而不去)。我去過很多的地方,不止一次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去的。

 

在那次去之前,我們有三個主的僕人,就是我跟嵇彭海 、 李家欣,在一年前就安排了要去。早期的時候,李家欣還不是美國公民,他是拿台灣的護照,美國的居留權。我曾對他說:「你到那邊去,當地會把你當作中國人來辦,是不一樣的。」去那邊是有一些危險,是一個政治上的危險,是一個社會上的危險。可是,不在基督內,危險才大呢!人可以在最自由的地方,死在高速公路的車禍上;人可以在地震中喪亡;人可以坐飛機掉下去;人可以在海灘度假時,遇見海嘯 … ,還來不及說就沒了。其實有一個地方是最安全的,你們知道在哪裡?在方舟內!什麼審判都不會有問題,水少也沒問題;水加多一千倍,在方舟內也沒問題,因為方舟更高。「方舟」就是基督,是我們安息的地方!最安全的地方是在基督內。

 

那邀請我們的當地的團體,是很有經驗的,而且他們很謹慎的在辦這個講習會,是一個不公開邀請人的聚會。他們非常有經驗,是非常安息與安全的。家欣後來有了美國公民,我對他說,要找一個最安全的時候,最安全的地方邀請他去。所以我就邀請家欣,他就很高興的答應了。沒想到人覺得是最簡單安全的一次,卻是最不簡單的一次,雖然沒有宗教性的那種困難,卻有 SARS 性的「殺爾死」這樣的一個實質。

 

在去講習會之前,我對於接受了我的邀請同去的主僕,我通常從來不問第二次,因為主說一次就夠了。如果我奉主的名說,也是一次就夠了;你奉主的名說,也是一次就夠了,我沒有問過第二次的。那次我是第一次再問了家欣和彭海,我說:「我當初邀請你們是誠懇的,但是我不知道會有 SARS 。現在 SARS 來了,我沒有辦法知道會有什麼後果,請你們在主前分辨,『你還要去嗎?』請你千萬記得,你答應是或不是,我都百分之百的尊重你,完全百分之百的愛你,願你在主內尋求主的旨意,我尊重你。」這兩個人居然都說:「是!」主也給了他們話。我自己也在主前祈禱,我要知道是我一個人去呢?還是兩個人去呢?還是三個人去呢?如果沒有人去的話,只有主可以停止我,祂發起的,祂停止。我如果是大使到外面去,我還是奉我原來的王的命令對不對?不是受那外面的人或環境指使的,是主發起的,是主說的算!

 

我肯切的祈禱,主沒有講任何的話。我跟主說:「主你沒有再講任何的話,那就是你一年前的話沒有改變,我要用我最大的力量來遵行。除非全部的交通都封閉,全部的可能通通不可能,那才是我看到你在環境的記號,免得我自己以為是。」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去了。

 

當我們去的時候,到了機場準備入關,那一班飛機冷冷清清。海關的一個美國人,看到我們的機票是去 China 中國北京,他就背過身來說:「 Nuts !」呵呵呵呵 … ,「 Nuts 」是什麼意思?就是「傻瓜」的意思。我沒有聽到,嵇彭海聽到了。可是他說 Nuts ,不是指一個傻瓜, Nuts 是多數,三個傻瓜!在世人看基督徒真的很傻,可是在主的眼中是有福的。我才不在乎人家說我傻不傻。「 Nuts !」嵇彭海為這個事情好高興喔!他後來跟我們分享他好高興喔,因為他終於真實的經驗了:「為基督而成為傻瓜。」其實真的是,每一個僕人真的有些傻呼呼的。在世人以為他們傻,可是在天主的愛中,他們更深的認識,祂的富裕超過人所知道的。不是說我們都知道了,而是越來越多一點知道。

 

要去之前,我當然也要跟我的太太、女兒講這一切。心真的碎了,不知道我會不會再回來,可是只有說:「主!你知道。」我的兩個女兒,他們講的話讓我好驚訝喔!我跟她們說爸爸要去中國是奉主,怎麼樣?她們說:「好,爸爸我們愛你,你不會有問題的,因為你有耶穌,不會有問題的。」她們那時一個高中、一個就要上大學了,她們的成績很優秀的,她們不是真的不清楚 SARS 是會死人的,她們是清楚的。她們說:「別人有問題,你不會有問題的。」其實這也是我的心,我只看著那個解決一切問題的那一位,就沒問題了。

 

我們去了。一到機場,下了飛機,整個北京機場沒有什麼人,空空蕩蕩。我們好享福喔!這麼大的一個機場讓少數幾個人用,這麼大的一班飛機讓少數幾個人坐。平時坐飛機都很擠,有的時候旁邊空個位子就好高興喔!可是那班飛機不一樣,一排一排都沒有人,你可以很舒服的躺下來。在飛機上,甚至於一上飛機,服務員就說:「今天乘客很少,為了飛機平衡,所以我們希望乘客坐到前面 … 。」「因為行李在後面,所以乘客儘量坐到前面 … 。」

 

我們在北京下了飛機,沒有人來接我們,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要去哪裡,因為我們不知道聚會的地點。我們只知道不在北京,是要出北京,還要蠻長的一段交通。沒有人來接我們,我們就在那邊談話,很喜樂,主的平安充滿我們的心。在耶穌基督內就是平安和喜樂,非常的喜樂,強烈的喜樂。我想我們至少要等一段時間,至少等二十四個小時吧。如果主喜歡我們這樣來一趟,再坐飛機回去,我心裡也是很高興的。主,你要我在這邊,我就在這邊,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。

 

我們大概等了一個多小時,還是兩個小時,接待我們的神父就來了。他來了就說:「交通管制很嚴格,北京不能進城,是天主很大的恩惠才開了門,讓我來了。是主派了車子來的!」他說,他沒有辦法,因為公共的交通工具都停開,根本說不開就不開。政府層層的隔離,因為怕蔓延。所以他說,他把這一切的困難交到主的手中,因為主沒有叫他停止,他就繼續。來前,有一次在一個聚會裡,他在祈禱中,就請大家為這件事情祈禱。有一個姊妹平常不來的,那一天來了,坐在那邊非常的感動、震撼,她就跟神父說:「神父,我有車子,我開車,我願意我的車為主所用。」神父很喜樂,我們就坐了這一個主安排的車。

 

當她要來之前,她對人說要到北京,她的家人、朋友都不准她去,因為北京是疫區,他們怕傳染。他們說:「妳開去了就不要開回來。」可是這個姊妹講了一句話,她說:「我很感動,有人因著信德,從美國來到我們中國,難道我們全中國沒有一個有車子的人,是有信德的嗎?怎麼可以全中國沒有一輛車子,願意為主所用呢?難道有那麼多的驢駒,就沒有任何一隻驢駒願意為主所騎嗎?為什麼有人能冒著危險來到我們中國,我們中國卻沒有人去接待呢?」她說:「我就是死在那邊,我也願意。」那一個信主的姊妹與神父是沒有什麼交情的,她只是知道了這件事情,她就這樣的願意回應主。

 

我們坐了這輛主派遣的車,我們出了北京。

(六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小的羊群,不要害怕!你們的父喜歡把天國賜給你們 。 (路十二 32 )

我們一出北京,北京就完全封城了,進出都不行。我們走在路上,看到天上有一個金色的太陽,我從來沒有看過那樣金色的太陽,夕陽是全金色的。看著那金色的太陽,心中非常非常的喜樂。我們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子,沒有休息,一直開到我們聚會的地方。我們一路走過去,一通過去,後面的路就被封,一路都是這樣,我們過去了,路就被封了 … ,我們到最後一站的時候,整個村子也封了,不能進去。

 

他們封得很厲害,用各種方式,其實那個恐懼很深的,深到一個地步,他們都很怕。他們說有護士戴著六、七個口罩,還是死於 SARS ,所以很怕,真 的 很怕。我們去的時候,檢查的人還是戴一般人戴的口罩,我們最後離開那邊的時候,你知道他們戴什麼樣的口罩嗎?不是戴口罩,而是穿的像太空人一樣,真的像一個太空人一樣。

 

我們還碰到一個很特別的事情。有一站我們要過去,我們車裡坐了一車子的人,那個穿戴的像太空人一樣的檢查人員,往車裡看了看就說:「啊,就是你一個司機啊,喔 … 喔,那就去吧!」一車子的人他通通沒看見,他也看不見,他穿那麼厚的防護服,看不見。事實上,是主使得他們看不見,主開的門沒有人能關,主關的門沒有人能開。

 

我們到達了一個閉鎖的花園裡,外面全部封鎖了。主在我們中間給我們很大很大的豐盛和恩惠,好像天國都開了,我們碰到在基督內的喜樂,在基督內的豐美,在基督內那樣的美好。主在我們中間賜下話語: 「你們小小的羊群,不要害怕!因為你們的父喜歡把天國賜給你們。」(路十二 32 ) 我們出版了一套光碟,就是那次聚會的實況。( M418CD 「小小羊群,不要害怕,你們的天父,喜歡把天國賜給你們」(路十二 32 )可在「耶穌是主」網頁 www.m4christ.net/web/products/M418CD 線上聆聽/下載),歡迎你們聽一聽,主在那邊賜了什麼樣的話語。我們去,活著去;我們離開那邊,活著離開。

(七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祂雖然是天主子,卻由所受的苦難,學習了服從。(希五 8 )

在講習會進行的中間,好多美好的事情發生。你們知道那次講習會有多少人嗎?大概三、四百人,還是四、五百人,從各個地方來。他們從中國很多地方、不同的地方,去到那個閉鎖的花園,到達一個偏僻的農村,一個很偏僻的地方。我也說不出來那是什麼地方。那邊有一群愛主的人,他們是這樣的全心為主而活,他們是這樣的在基督內,保存了一顆純真良善的心。他們不願意不是基督的東西進入他們的生命裡,他們是這樣的愛主。因為交通的管制與封鎖,他們都是在沒有辦法中,想盡各種方式來的,而且每一個來的人都知道,他們不見得能夠活著走出去。其實那一次來的人都是主揀選的,因為只有在教會中間事奉的人可以來,所以中間有一半的人是神父、修女們,有一半的人是事奉的負責人、是平信徒。這麼多的人,我們也沒想到,就很感謝主,有這麼多願意為祂而活、為祂作證的人。

 

可是那個不准聚會的壓力越來越大、壓力越來越大,大到一個非常強烈的地步。負責的神父和其他很多的神父,他們也在分辨該怎麼做。那個當家的神父壓力實在很大,風聲好像也很緊 … , SARS 越來越厲害,到處都封了。當家的神父終於作了決定,在聚會一半的時候,神父就宣佈說:「我們神父、修女們留下來。另外一半,請你們今天晚飯之後開始,到第二天清晨以前,一定要離開,因為實在是風聲太緊了。」神父是很痛的這樣說的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聚會還沒有開始,我突然聽到神父在會場中間──那是個很有修養的、很溫和的神父──突然非常的生氣,罵一個教友:「為什麼不聽命?為什麼還留下來?」聽命勝於奉獻,即使是最美好的羔羊、最甜美的祭品,也比不上聽主的命令。你把千山的牛羊都給了,而不肯給主指著的依撒格,那還是沒有用。真的願意奉獻,甚至願意捨身被火而焚,但卻不肯聽祂的,不願意為愛祂而聽命,那有什麼用呢?一個愛主的人會奉獻,而奉獻了以後,就覺得可以指使主、改變主,那你還不如不要奉獻得好。聽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。主的僕人最重要的兩個特質,就是「順服」與「忠信」。不聽命是不會順服,也不會忠信的。

 

當聚會還沒開始之前,我在旁邊準備的時候,有一個教友跑到我前面,他一看到我,就跪在我面前,就哭開了。我跟你們講過眼淚很有用的,眼淚非常有用的,我常常在主前哭,主就恩待我。所以有人哭,我的心會碎,會真 的 感受到主的愛和憐憫,因為耶穌基督在福音中也哭過,對不對?祂哭過!祂為拉匝祿的死而哭過,祂就使得拉匝祿復活。那一個不太有名聲的的婦女,哭倒在祂面前,祂就治癒她、釋放她。祂沒有說:「你的生活不檢點,你怎麼這麼糟糕?」祂沒有這樣,祂接納那些心靈苦痛的人。

 

那一個弟兄跪在我面前哭,我說:「什麼事?」「請你答應我一件事。」我說:「什麼事這麼嚴重嗎?」我還不敢先答應,因為我要知道,我有沒有權柄來答應,要知道我的主答不答應我奉祂的名去答應這事。「你可不可以為我去跟那個當家的神父說情,讓我留下來吧,我實在捨不得走。因為本來是五天的聚會,已經過了大概兩天了,我有兩千年的豐盛,我就算死,我也不肯走,我不願意走。我再等到哪一年,才會再有一次這樣豐盛的聚會呢?我不願意走。」他為了親近主而這樣願意留在祂的盛筵中,我的心很震撼,我非常感動。如果換做你,你要怎麼答覆呢?在我的心中也可以說,「神父啊!你看看他的心吧!」可是我不敢,我不敢,因為一個權柄的代表,站在公眾面前,奉主的名宣佈了,就是命令,我不敢公然挑釁,我也不能公然挑釁。

 

神父對我是非常非常的尊重,我或許可以說說,可是我的主願意我說嗎?有的時候很難。那最難的是什麼呢?是面對一個尋求更深認識主的人,你卻須要拒絕他,真 的 很難。如果你是一個事奉主的人,你就知道那是什麼意思。我的心都碎了,要去拒絕這樣子的人,很難、很難。我只能在心中把這個案件呈給主,這是超越我權柄的事,我不敢辦。我說「主啊!」他還在說他的,我就在我的心中尋求主:「主啊!我該怎麼辦?」你在事奉的時候常常會碰到,你需要主告訴你該怎麼辦。不是今天知道了,明天就可以不需要問祂;不是上午需要了耶穌,晚上就不需要祂;不是這裡需要耶穌,回頭那裡就不需要祂。無論在任何時候,我們都需要祂!

 

主就給我一句話,在希伯來書第五章第七節。那時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心裡有很多的想法,是這樣做或是那樣做?好像這樣做也不行,那樣做也不行;接受他也不是,不接受他也不是。他跪在那邊不肯起來,我也走不掉,我前面的路也被他擋住了,而且我的腳也實在被釘在那邊走不開了。我怎麼能夠不理他,掉身而走呢?我該怎麼辦?當主給了我話,我就知道了。所以做主的僕人要常常讀經哪!用聖言作利劍,主會賜給你相稱的話 。在我們所碰到的任何一個處境,都必定有經上的話是針對這個處境的,是主要讓我們藉著這句聖言得勝的。

 

每一次,主賜下這樣的話,就會烙在我的心上,我永遠不會忘記。是很深的震撼,不可能忘記的。有人說,你記得這麼多的聖經,你是怎麼做的?其實我不是用背的,就算是背了,可是不認識祂,沒有生命的體會,那也是死的。法利塞人背了很多聖經,即使他們背了很多還是死的,可是主的話卻是生活的。祂真的用祂的聖言作利劍,為我動過手術,手術康復了以後,疤痕還在那裡,是不會忘記的。所以主一講這話,我不用翻聖經也都知道,因為主曾經用這話恩待了我,我也聽祂的聲音。

 

我們來看這一段聖言,希伯來書第五章第七節: 「當祂還在血肉之身時,以大聲哀號和眼淚,向那能救祂脫離死亡的天主,獻上了祈禱和懇求」(希五 7 ) ,耶穌是會流淚的。主的僕人會流淚的,主的孩子們也會流淚的,我們的主都流淚,我們也會流淚。我自從認識主以後,流淚流得很多,流得非常多,可是我不以為不好,我只感謝主讓我還有淚可以流。我也不害怕別人怎麼看我的眼淚,我只知道在主前祂都知道。主耶穌基督 「以大聲哀號和眼淚,向那能救祂脫離死亡的天主,獻上了祈禱和懇求,就因祂的虔敬而獲得了俯允。」(希五 7 ) 這虔敬就是敬畏主,如果你真的尊主為大、敬畏主,你很多的事情就不一樣了。

 

我昨天見證說,那個在移民官前面被審問的基督徒,他因為敬畏主,就不願意說謊話。我們敬畏主。為什麼家欣跟彭海他們還願意去?因為他們敬畏主,他們對主說:「我要去。」難道他們說的,是有條件的?如果有 SARS 就不去?還是 If … (如果怎樣)?沒有 If !如果人對主說的,還可以加一個條件,那這人豈不自認是更大的權柄,對主耶穌有意見。可是,主已經是最大的了,還有什麼比祂更大的,來說這最後一句話呢?這就是敬虔的心、敬畏的心。這一份敬畏,是祂的僕人事奉祂所當有的一個正確的生命的態度。我們要敬畏祂,我們要愛祂,我們要渴慕祂,我們要尊祂為大。你真的知道祂是多麼、多麼的偉大,你就會敬畏祂。祂是以色列的天主,祂是榮耀的王。耶穌基督是這樣的敬畏祂天上的阿爸父,祂就獲得了俯允。

 

「祂雖然是天主子,卻由所受的苦難,學習了服從。」(希五 8 ) 耶穌基督祂的順服是在苦難中磨出來的。主的僕人的順服,也是在主量好的環境中間,祂親自雕塑出來的。環境是祂安排的,僕人是祂擺進去的,是祂在那邊雕塑出來的。主耶穌是從苦難中學習了服從,我們也在 SARS 瘟疫的攻擊中,經驗到 「在你身旁雖倒斃一千,在你右邊雖跌仆一萬,疫疾卻到不了你身邊。」(詠九一 7 ) 主的話是真實的。我們這樣經歷了,我們相信祂的話,不是空空的信,而是有力量的,是對死亡不再恐懼了,是祂的話這麼說了: 「在愛內沒有恐懼。」(若壹四 18 ) 事實上,我們去的一路上,根本就沒有覺得什麼恐懼,只有覺得祂的愛、祂的恩寵,因為一直看到祂的雲柱跟火柱。雖然在世界裡的瘟疫像法郎的追兵這樣子壓迫,可是有雲柱跟火柱,我們就跟著祂走,是平安的。我們也在這些環境的歷練中,甚至可以說是苦難中,學習了服從。

 

環境好的時候,服從容易。「來這邊享樂吧!」「接受鼓掌吧!」喔!這容易。「來這邊被指摘吧!」來這邊沒有什麼好的對待,你還願意嗎?如果主願意,我就願意!我在事奉上沒有什麼要求,只有一點:主要我做的,我都願意做;主不要我做,我都不願意做。如果主要我去為兩個人服務,我就不會在同一個時間去為兩千個人服務,即使他們邀請我,很歡迎我去。因為這不是兩千個人與兩個人的問題,而是主旨意的問題;只有祂有圓滿的旨意。我很喜歡我為主所做的這一些事,我非常喜歡;可是主要我停,我就非要停。主要我做,我就會繼續做。

 

主耶穌 「由所受的苦難,學習了服從,且在達到完成之後,為一切服從祂的人,成了永遠救恩的根源。」(希五 8 、9 ) 祂完成了。祂聽命至死,忠信順服的完成了天上阿爸父交在祂手中,要祂承行的旨意。祂在十字架上講的最後一句話是: 「完成了。」(若十九 30 ) 但願在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句話,我要面對主的時候,我也可以說:「主啊!你要我做的事『完成了』。」「完成了!」這是我的盼望,這是每一個主的僕人的盼望。

 

我們怎麼會喜歡「一半就算了」?我們喜歡「完成了!」主召叫我們做的事情,也須要有信心的認識。祂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主,對不對?有很多人的婚姻,主原是要祝福的,可是遇到了難處,就離婚了,因為太難了。你既相信你的婚姻是天主結合的,你為什麼又決定要離婚呢?那並沒有完成。我的婚姻也有挑戰和苦難,可是我不願意中途就停止,主就有能力使得它一直變化、更新,變成祝福。親子關係也是一樣:「啊,想不認你這個兒子了,登報脫離關係!」那就沒有完成了。主耶穌完成了。祂完成了以後, 「為一切服從祂的人,成了永遠救恩的根源。」(希五 9 )

 

主講話了,我就對跪在我面前的那個流淚的弟兄說:「你愛主,你才來,你甚至願意為祂而死,這樣的奉獻你都願意。可是有一件比奉獻更重要的事情,也更難的事情,就是順服,你願意嗎?主給了我話:希五 7-9 ,我奉主名講:『如果你願意順服,我奉主的名告訴你,今生今世,主要做你的辣彼,親自教導你,給你很多的恩惠,比你留在這邊還要得到更大的恩惠。』」我繼續對他說:「我聽見你所說的,我把你的案件帶到主前,主給了我這句話,我不敢去跟神父說任何的話,不是我不願意,不是我不喜歡你留下來。我甚至告訴你,主也在這個時候,把神父的心向我顯明了,神父也不願意你們離開,他是流淚做這個決定的,他是不得已的。你能體會嗎?」他大哭。他哭,我哭。他說:「我願意!我願意!」他說:「我知道。」我們都願意!他這樣的回應了主,之後我雖然就再也沒有看到過他,但我深深的相信:主 「為一切服從祂的人 (包括這位弟兄) ,成了永遠救恩的根源。」(希五 9 )

 

如果一些事奉主的人還悖逆,就不像基督,沒有基督的樣式,沒有基督的心。祂是貴為天主子,卻從所受的苦難中,學習了順服。祂是天主子,祂可以不必受這些苦難,可是祂順服了,我們能例外嗎?不是我想要做的,我就能做;而是主要不要我做,我要不要順服?如果不順服的話,就叫做悖逆。如果悖逆的話,那一個拉著你去做事情的力量,是黑暗的靈在工作。悖逆的靈就是撒旦,牠自己高舉自己。羔羊的靈是順服。我們在基督內是最自由的,可是在基督內,我們自由喜樂地選擇祂的旨意是有福的,會進入那更多的豐盛裡、更大的美好裡。

 

在聚會結束的前一天,我突然有一個念頭,不知道我們回來的飛機還有沒有?在美國很多人有一個習慣,就是在走之前,都要 confirm (確認)飛機,對不對?新加坡有沒有這個習慣?也有,就是 confirm 。還有的航空公司,因為你不 confirm ,有時也會把你的訂位劃掉,這 confirmation 是一個習慣。通常我們會想,第二天就要走了,飛機 confirm 一下吧,因為飛機不曉得還飛不飛?事實上那幾天我們跟世界都脫節了,不知道外面的事,就在閉鎖的花園裡很喜樂。當我有了那個念頭的時候,我就跟主認罪悔改了,我說:「主啊!身為您的僕人,工作還沒有完成,就在想自己要怎麼樣,是不應該的,我向您認罪悔改,求您寬恕赦免我。」

 

事奉主的時候也有人問我說:「你要到哪裡去玩?」我從來不想這個問題的;我只想,我不是來玩的,我是來工作的。可是有的人他們因著感動,要帶我們去玩,我工作也完成了,主也願意我順由他們的安排,所以,我也去過很多地方玩。我很感謝主,可是我知道我不是來玩的。我就跟主說:「我把飛機交在你的掌管中,我不會去問。」這事在我心中,主知道,我知道,沒有跟別人講過。因為你們都想事奉主,我才敞開心與你們分享這個生命的學習,是主恩待我,也是我在苦難中學習順服,忠信事奉主的經歷。我們都在主內一同學習作主的門徒,我也是以這樣的心來跟你們分享。所以我沒有要去 confirm ,我連這個念頭都不敢多有,免得想了很多,主要我講的話就忘掉了。我只要忠信的、完完全全的完成了,全部都完成了主召叫我做的工作就好了。

(八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與我們同在的,是萬軍的上主。(詠四六 12 )

回到北京的這一路也都很奇妙。來的時候,我們走過的地方都封了;可是回程時,是走到哪裡,哪裡就開;走到哪裡,哪裡就開。這次是另外一輛車子來接我們,如果按照美國的標準,那輛車子是非常非常的破、非常非常的舊。輪胎也很舊,各方面都舊,裡面塞滿了東西,塞得很滿,有我們要用的一些器材,有我們的行李,還有我們的同僕。除了我們同僕,還有他們服務的人,他們擠、擠、擠,你很難以想像。如果在美國,比方說,是可以坐五個人的車子,他們可以坐十五個人。他們的人耐力也很高,他們給我們的是最好的位置,可是也很擠,他們更擠到不能再擠。那個車子開了呢,隨時就會有要散掉的感覺。他們的路呢,因為很偏僻,也很不平,連路標也沒有。有時候開車的弟兄也不知道路,因為很遠。我們從北京開過去都要四、五個小時,可能還不止;那開回來也要那麼久。這一路開,有時開到沒有路了,開到田間去了,不知道開到什麼地方去了。當時我也體會到,他們在找方向的時候,跟我們也很不一樣。我們都說是向左走、向右走,對不對?向前、向後、向左、向右,他們不這樣子講的,那個地方的人不這樣講的,他們說向東、向北、向西 … ,我一聽什麼東南西北,真的不知東南西北是哪個方向,可是他們知道。當我們走到那個沒有路的地方時,有人說:「喔,向東」,他們就可以向東,我東南西北是真的都不知道了。所以,在屬靈的事上也是如此,我們有個天上的方向,不是這個人世之間的方向。 SARS 阻擋不了,天上也沒有阻擋,主的指標沒有改變,主的心沒有改變,我們跟著祂走就平安了。

 

那車開到石頭地裡,又超重又迷路又老舊,我們怕不怕?「不怕!」相信主。主在召叫我的時候,就跟我說,我若把工作辭掉來事奉祂,祂就帶我去探險。真的是探險:坐過沒有坐過的車、去過沒有去過的地方、甚至於去了 SARS 最嚴重的地方,到達疫區去了 … 。我也坐過很好的車,我們這幾天坐的車是剛剛買的,那個弟兄告訴我說,叫他開車來載人,是個奇蹟呢!所以我也坐過這樣的車,哈哈哈 … 。和那麼多愛主的人在一起,真 的 很豐盛,事奉主很豐盛。感謝主,我們到達了北京,我們上了飛機,這回飛機滿滿的,非常的滿,我們就回到了美國。

 

家欣的太太非常非常的順服,非常非常的愛先生,她是去年( 2005 年)復活節領洗的。她看到主很多的作為,她愛她的先生,她同意她的先生去大陸。但是,她的先生一離開家,她就後悔了。她說:「這個事情我為什麼同意呢?」可是主使得她一直沒有想到「不同意」,等家欣走了,她才想到。所以她就很關心家欣的狀況。我們回到美國以後,家欣的太太說,我們回來的這一班飛機的前面一個多禮拜,與後面一個多禮拜,全部的飛機都 cancel (取消)不開。因為沒有人要去,全部的飛機通通都停開,城市都封城了,下了飛機也沒辦法動,封、封、封,都不開了。她說:「只有你們坐的這班飛機,是這將近三個禮拜的時間,唯一開的一班飛機。」

 

我於是明白了這班飛機為什麼會客滿,大家等著要回來,沒有飛機,甚至於不見得劃得到位子。那麼我們還要 confirmation (確認)幹什麼啊?你難道不知道是誰在安排飛機嗎?對不對?全部都被停開,這一班不能不開,因為是上主命定的,為我們三個被人說 nuts 的人,特別開的,使我們享受了 VIP (貴賓式的)的待遇。你要知道,如果天上的王都說 OK ,地上是不能阻擋的。天上蒙祝福的,地上就蒙祝福;天上被綑綁了,地上也被綑綁。我們就被祝福的這樣回來了。天主的恩惠是超過我們的想像的,天主願意把各式各樣的恩惠加添給我們,祂要給我們的恩惠是大的、是豐盛的,一切的豐盛都在基督內,使得我們認識在祂內那樣的豐美和美好。

 

我們看聖詠四十六篇第九節: 「請你們前來觀看上主的作為,看祂在地上所行的驚人事蹟。」(詠四六 9 ) 主的僕人先看見上主所行的驚人事蹟,而在凱旋的行列中,眾人也會看見。還有一些人也看見了,就是埃及人法老王的追兵,他們看見了,可是以後再也什麼都看不見了,都到海裡面去了。可是跟隨主的人就一路看,看祂在地上所行的驚人事蹟!這亞巴郎的天主、依撒格的天主、雅各伯的天主,也是今天疏效平的天主、李家欣的天主、穆景梅的天主、吳承章的天主、鄺寶琴的天主。祂也是你的天主,我的天主,一樣的天主;厄里亞的天主,也是我們的天主。祂的權能沒有改變!祂的愛沒有改變!然而,我們與那些聖徒們最大的不一樣,就是我們有沒有他們的信心?我們有沒有他們的順服?我們有沒有他們的忠信?有,我們要看見祂所行的驚人的事蹟!

 

聖詠四十六篇第二節: 「天主是我們的救助和力量」(詠四六 2 ) ,本來在那些狀況中是沒有力量、沒有辦法的,卻有了辦法、有了力量。 「是患難中最易尋到的保障。」(詠四六 2 ) 主允許我們在患難中,使得我們更加添信德,信德經過了鍛鍊、歷練,會結出屬神美好的果子,討祂的歡心。信心不是空的,是可以經得起歷練的,順服的歷練就是苦難。你不想去,可是主說:「就這個時候去!」你想的與主想的不一樣,那才有順服的考驗與得勝。可是要分辨知道是不是真是主要我去的,不然也真的可能死在有 SARS 的地方。不是要找去災難,而是靠主的恩惠去傳播福音的喜訊。

 

如果我們心中很害怕,就算去到那邊,也不能奉職的,對不對?我們到那邊,三個 nuts 來了,站在台上,怕得不得了:「怕不能回去,怕飛機誤點,一直在那邊 confirm … 」,那他們就要安慰你說:「不要怕啊!不要怕啊!要死我跟你一起死,呵呵,因為我們都得 SARS 。」那有什麼用呢?既然說「你們不要怕」,那自己那麼怕,這不像基督的僕人。我們的主是給予的主,祂給人安慰,主派我們去,也是跟大家共享這一份安慰。我們會得到主的力量、救助和保障,在基督內不害怕。

 

第十一節: 「你們要停手!應承認我是天主,是萬民的至尊,是大地的上主。」(詠四六 11 ) 我們要停手,停止那血氣的手;我們要舉起順服的手,歡舞高歌、高唱阿肋路亞。你如果聽那個光碟,裡面我們在唱歌,是得勝的歌聲,不是悽慘、悲哀的,是得勝的、喜樂的,就如同我們今天唱歌一樣的。可是當時,是在 SARS 的這種氛圍中,冒著生命危險去的,他們那樣的喜樂,也讓我永遠不會忘記。祂是萬民的至尊,是大地的上主!我們要停止自己的手,讓我們的手只做主要我們做的工作;不是我會不會做,而是主要不要我做。主要我做我不會做的,祂會給力量、給傅油讓我變成會。我會的主不要我做,我硬做了,以後就真的也不會了。是祂要我做,是祂的旨意!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,不是這裡那裡的問題,是祂旨意的問題。

 

「與我們同在的,是萬軍的上主,雅各伯的天主是我們的保護。」(詠四六 12 ) 祂是全能的天主,祂是全能永生的天主,祂的名字是聖的。在祂的名下是有福的,我們就是這有福的一群。讓我們唱一首歌,「你們要停手」。停止血氣的手,我們要我們的手,為祂所祝聖,行祂的善工。

(九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你們要停手

(詠四六 11 )
(詞/曲:疏效平)

 

你們要停手 你們要安息

你們應承認 我是你的天主

 

我是萬民的至尊 我是大地的上主

你要安息在我內 安息在我的喜樂裡

我是萬民的至尊 我是大地的上主

你要經驗我的愛 是何等的偉大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420 首「你們要停手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親愛的主耶穌,你是天地的主宰,你是萬民的至尊,你是萬王之王,你是萬主之主。你的智慧高過人的思念,就如天離地有多高,你的思念超過我們的思念就有多高。你是神奇的謀士,在你圓滿的旨意中,求你恩待我們認識你的作為。

 

主耶穌,你是主,我們願意,我們願意完完全全的,順服在你圓滿的旨意中。我們要安息在你的愛內,仰望你的救援。你是我們的力量,我們的依靠,你是我們的避難所。在你內有安息,有永遠的安息。

 

主耶穌,我們要停止血氣的手,我們要安息在你的愛內,我們要尊你為大。我們需要你,我們感謝你。你是和平的君王,你把和平的福音賜給了我們,讓我們在你的平安中,不再恐懼,在你的愛內不再害怕。你圓滿的愛充滿我們的心,讓我們不再害怕,讓我們心中一無恐懼,有的只有對你的愛,有的只有對你愛的認識。

 

主耶穌,我愛你,我們愛你,我們愛你勝過世上的一切,我們愛你勝過我們自己的生命。主耶穌,我們把我們的生命當作活祭,奉獻給你,願意屬於你。你是喜樂的泉源,在你的安息內,有真實的喜樂,你給的喜樂是世界奪不走的。你對我們恩寵的召叫,是在一切事上,能夠認識你救恩的豐盛,能夠參與你凱旋的行列,能夠在一切你量給我們的生活考驗中,在一切事上,大獲全勝。

 

我們要高唱阿肋路亞,參與你凱旋的行列,因為你已經得勝了!你要伸出你勝利的右手,向我們顯示你的全能,向我們顯示你的救恩,你以拯救我們的喜樂,來擁抱著我們。我們要停手,我們要停止血氣的手,我們願意在你內,活那豐盛的生命,我們願意順服在你圓滿的旨意中。

 

主耶穌,你說行,就行;你說好,就好。願你圓滿的旨意承行在我們的生命裡,承行在我們這軟弱的生命裡,這軟弱易碎的瓦器裡,你的寶貝充滿我們的生命。

 

主耶穌,我們愛你,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我們要認識你是萬民的至尊,我們要安息在你的愛內,經驗你那全然的豐盛。

 

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我們要在你內,認識在你內一切的豐盛。我們需要你,我們讚美你,奉主耶穌的名。阿們!

 

二、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(弟前三 15 )[ 疏效平]

(一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永遠的磐石

(弟前三 15 ;伯前二 4-10 )
(聖經節錄/曲:疏效平)

 

我要起身回到我父的家

我父的家

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

 

真理的柱石 真理的基礎

基督的身體 不變的磐石

真理的柱石 真理的基礎

基督的身體 永遠的磐石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418 首「永遠的磐石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親愛的主耶穌,你是主,你是王,你是神奇的謀士。在你圓滿的旨意中,你的作為樣樣都好,我讚美你。

 

主耶穌,是你救贖了我,是你的神重生了我,是你把我這隻迷失的羊,擁抱在你愛的懷抱中,帶我回到父的家中。在那裡有我的居所,我永遠的居所,那裡是我安息的地方。

 

主耶穌,我需要你,我感謝你,我讚美你。我要永永遠遠安息在你的愛內,我要活出你賜給我的豐盛的生命,我要活出你應許我的那更豐盛的生命,我要在你的家中歡欣喜悅的讚美你,頌揚你。

 

主耶穌,我們需要你。你看著屬於你的羊的需要,主耶穌,你是我們的好善牧,我們需要好善牧照顧我們,照顧每一位屬於你的羊。

 

主耶穌,屬於你的羊都強壯。是你引導我們走近幽靜的水旁,讓我們暢飲你聖神的活水。你帶我們到碧綠的草場,賜給我們上好的食糧。你用你那生命的話語,天降的瑪納,豐富了我們的生命。我們需要你,我們感謝你,是你引導我們,一步一步的進入你的一切豐盛裡。

 

主耶穌,在你的聖愛中,你為我們準備了筵席,還在我們頭上傅油,使我們的杯爵滿溢;在我的對頭面前,你為我們擺下盛筵,你讓我們歡欣在你內,享受你的恩惠,經驗你那全然的得勝。我們要在你的聖所中,歡欣喜悅直到永永遠遠。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

(二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,真理的柱石和基礎。(弟前三 15 )

一切的豐富,都是在基督內,因為在基督內有各式各樣的寶藏,有各式各樣的好,有各式各樣的豐富。本來我們是不蒙愛憐的,我們不能來到基督面前,我們也不能進入到基督內,是祂的慈愛憐憫,把我們抱回家。我們原來是辛苦的,在那禍坑污泥的痛苦中,我們沒有辦法自己救自己,是主拯救了我們,把我們擁抱回家。我們在主的家裡樣樣都好,我們成了基督徒,我們有了一切的豐富。

 

在這一切的豐富與恩惠中,恩寵真的是很多很大,但是有的時候,人有一種傾向,也是我們的祖先亞當和厄娃他們的選擇──就是要離開天主,想要能夠如同天主一樣,自己作決定,自己作主,不要天主作主。他們廢棄天主的話,他們聽了仇敵的話而墮落了。在主的家中,路加福音中提到有兩個兒子,有一個兒子跟他爸爸說:「把我所有的產業給我。」(請參閱路加福音十五章第 12 節)對,每一個主家中的子女都有很多產業,我們放心大胆的帶著信心求祂,祂必要給我們。祂給我們的產業會結實纍纍,會榮耀祂。可是我們需在祂內生根建築,因為基礎是耶穌。我們不能做什麼,我們只能在耶穌基督的基礎上,按照祂的召叫,做我們該做的事。

 

什麼叫做「屬神的團體」?就是屬於主的團體。屬於主的團體是因為裡面有屬於主的人──「屬神的人」,對不對?聖神生了我們,我們重生了,從肉生的屬於肉,從神生的屬於神,我們重生了,我們屬於祂。屬於祂的一群人在一起,按照我們現在的話就叫「團體」,按照屬靈的意義,就是「一群人同居共處的地方」。跟誰同居共處呢?跟一群屬於祂的人同居共處。屬於誰呢?屬於天主!那天主在不在這裡呢?祂在的地方,我們跟祂在一起,就是「屬神的團體」,就是祂的家。誰的家?我們的家;誰的家?我們天上阿爸父的家。經上說,「教會」就是天主的家(請參閱弟茂德前書三章第 15 節)。

 

弟茂德前書第三章十五節第二句話: 「你可以知道在天主的家中應當如何行動」 弟前三 15 ) 屬於天主的人,屬神的人,屬於祂的人,在屬於祂的家中,會很喜樂,會很平安,每個人都知道如何行動, 「這家就是永生天主的教會,真理的柱石和基礎。」 弟前三 15 )

 

在這真理的柱石和基礎上,祂召叫我們如何行動。一定不能每個人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任意去做,那就亂了,會爭吵、意見不合。在世界裡會爭權奪利,財大氣粗,可是在主的家中不是。在天主的家中如何行動?祂的旨意有圓滿的作為,屬於祂的人,阿爸就會教祂的孩子應該怎麼樣。我們如果順服,就會學得很好;我們如果不順服,我們常常就被管教。感謝主,祂不會讓我們喪亡,屬於祂的人祂就保守。保守的意思不是放縱,是祂的慈愛、良善、寬仁。

 

路加福音第十五章提到的阿爸,就是天父,家中的家長。父,就是天父,家裡有很多孩子。其中小兒子很有安全感,也很有信心,他說:「把我的一份給我。」在主的家中每個人都有份。如果你是做父母的,你真的帶著主的愛去愛你的孩子,你會愛他們每一位。我買給我大女兒一個東西,我就會想我二女兒也需要一個。也許她們個性不一樣,我就買不一樣的東西。我會關心她們,我們的天父阿爸更關心我們。

 

這個小兒子的問題是甚麼呢?是在主的家中不知道如何行動,因為他想到外面去,「把我的那一份給我。」他知道好的在家裡,可是拿了好的,他就跑到外面去,不要爸爸管:「我不要天主作我的主,我已經發了,我已經有了,我已經了不起了,不要祂了。」這是我們最早的祖先所跌倒的地方,也是很多主的子女跌倒的地方。他們因著很多的原因,而把天主的主權廢棄了,這一廢棄,就越跑越遠,把主的恩惠耗盡了。喜樂一天一天的少,平安一天一天的少,最後食物也一天一天的少,荒淫渡日,結果就很可憐。他被打發去餵豬,看著豬吃的比他吃得還好,就很想搶豬的食物,又搶不過牠(請參閱路加福音十五章第 11-16 節)。

 

基督徒跑到基督之外是很可憐的。在世界裡面用很多不法手段所做的事,如果做了心裡會有控告,良心會不安,「這怎麼是我的作為呢?」搶又搶不過他們,貪污又貪不過他們,你要玩法又玩不過他們。他們(世界的人)良心粗,你良心細,很受苦。可是呢,又不安於走主的道,雖然不敢貪贓枉法,可是心裡很羨慕那些貪贓枉法的人:「他們有的吃、有的喝,我都沒有。」最後跟蕩子一樣,吃不到豬的食物,心裡還很想吃;即使真的放下身段去搶,也搶不過。人跟豬搶食物,不見得搶得過牠的。問題是,人為什麼要跟豬搶呢?不需要跟牠搶。在屬靈的意義上,「豬」就是指不認識主的人所生活的樣子。

 

豬很特別,牠任何時間眼睛都是看著地。牠的受造是牠的頭抬不起來,就只能看著地。牠在地上污穢的東西中找食物,從來不會抬起頭看天,所以牠不會想天上的事,只想地上的事。就像很多無神論的,就是在世界裡找,在聲色犬馬中找,那是污穢的,那是喪亡的;就像豬的生活,在地上找。如果你把一隻豬抱回家,那裡就好臭哦!

 

有人很愛動物,就叫動物為兒子;我有一個朋友養狗,回家就對狗說:「媽媽回來了,兒子來。」你也可以把豬抱回家,對牠說:「爸爸回來了,來!」但是牠太臭了,你就把牠洗得乾乾淨淨,幫牠擦一點香水,都準備好了,全部沐浴更新,然後來到餐桌上,「兒子呀,跟爸爸一同享受這盛宴吧!」「吃飯之前要祈禱,而且吃的時候要有 Table manners (要有吃相)。」「讓爸爸為你繫上圍巾吧!」祈禱的時候,你一沒有抓住牠的手(蹄子),你看 … ,牠畢竟是隻豬對不對?你含忍的對牠說:「爸爸原諒你。」牠真的不懂。牠吃得杯盤狼藉,牠吃完以後又搞髒了,你再幫牠洗澡,洗好了又說:「爸爸抱你去床鋪睡覺,這是你的床鋪,潔白的床單,讓你睡得舒舒服服。」這隻豬吃飽了躺在那裏,翻過來翻過去,睡不著,牠說:「這個地方不對,實在很不對。」牠就聞那味道,這裡少掉了牠平常習慣的爛泥裡的臭味,牠就一直覺得不對。牠真的睡不著,牠滾來滾去,把床鋪搞得亂七八糟,這裡搖搖,那裏弄弄,牠實在覺得這裡不對。牠聞到遠方有一點臭味,在家的外面,牠就想辦法跑出去,衝到有那味道的地方去。哇!有一灘污泥,有一堆糞坑;牠衝過去轉一轉,趟下來,就睡著了,心想:「這才是我的地方。」豬就是這樣,連豬睡覺的時候,牠的眼睛都不會向上,牠還是向著地。牠無論醒著、睡著都是向著地,牠不會思念天上的事。

 

我們是重生得救的,雖在世界裡,卻思念天上的事。我們仰望主,我們來到主的家中重生得救了,就進入主的教會。主的教會不是一個人的,是一群主的子女在一起的。主把我們擺在那邊,主為我們準備天上的教會,在天上那已經不叫作教會了,在天上有一個永遠福樂的地方,那裏叫「耶路撒冷」。有一個新耶路撒冷城,默示錄提到的新耶路撒冷城──是天主跟人永遠在一起的、充滿圓滿福分的地方(請參閱默示錄第二十一章)。這新耶路撒冷城,是天主與人同在的地方。想不想去?可是豬不能去,子女可以去,子女回到這個豐富裡很喜歡。

 

有一個主重用的僕人,他的名字叫孫大信,他是印度人。他愛主,為主奉獻,主給他的恩惠非常非常多。他很多次被提到天上,跟耶穌基督面對面;他經常這樣,耶穌愛他,他愛耶穌。

 

有一次主就顯示給他,他看到有許多準備好的人,進入那個福分裡面,是多麼多麼喜樂。那沒有準備好的人,他們就進不去。主讓他看到有一個罪人能說善道,黑的能說成白的,白的能說成黑的,這樣玩弄權勢。他覺得他的口才非常好,也很會狡辯。他死了以後,面對審判,要到地獄裡的時候,他跟主耶穌說:「不公平!為什麼你一點機會都沒有給我?至少你給我一點機會,去看看天上的人有比我好嗎?如果他們沒有比我好,他們能在天上,我也能在。」他這樣抗議。耶穌基督是非常非常慈愛的,當他這樣抗議的時候,主也讓孫大信看到這一切,孫大信將這個見證寫在他的書中。主對那罪人說:「就讓你來吧!」他的靈魂在地獄裡、火湖中,真的有一個恩惠來了,讓他到天上去。他好高興,覺得「我不像你們那樣守齋、行善工、事奉主。你看,我也是基督徒,我從來不事奉主,但我也可以來天上。」他是說謊說慣的,他滿腦筋想的都是惡念。當他到了天上,他一上去之後,就發出一聲哀嚎、一聲慘叫,非常非常大的哀嚎,很可怕的聲音,他就從天上立刻跌到火湖裡去。那哀嚎是因為他受不了天上,因為他的心思念慮,在天上全部是敞開的,他無處躲藏,就衝到黑暗(地獄)中想要躲藏。

 

讓我這樣來說,我們在一天中,我們所有的思想都很聖潔嗎?有人搖頭,那是誠實的人。如果有人點頭,你信嗎?如果把我們一天中所思想的,都用投影機打出來讓眾人看一看,你覺得怎麼樣?我們都不敢對不對?你們知不知道,一切在天主面前都是敞開的?是無處可躲的,敞開的。孩子作惡時,爸爸媽媽看得清清楚楚,不點破,只是等待他悔改而已。我們的天父看著我們,是知道的。在天上的聖徒們,也看見了,通通都看到、知道了。

 

如果我們真知道主的眼睛在看著我們,我們很難作惡對不對?小偷想要偷的時候,都會看看旁邊有沒有人,如果沒人才偷。你抬頭一看,看到眾多如雲的證人都看著你,你怎麼去犯罪呢?你自然就在聖潔的氛圍中。大家都看得見叫「光」對不對?有一次新聞說,因為停電,有一家百貨公司雖然關好了,門窗還是被打破,東西被偷走了。在美國的百貨公司很特別,每一個百貨公司都燈火通明,平常還沒那麼亮,下班的時候更亮,小偷不能偷,攝影機也都在攝影。

 

你知道在主的家中很光亮,非常非常光亮。在天上就更光亮了,在那裏一切都顯明了,在那裏你心中所想的,大家都知道。在這裡,我們知道大家都很愛主,你巴不得大家都知道對不對?沒問題啊!你愛主,我愛主,我們都愛主。可是欺騙的人、作惡的人,就怕人家知道。

 

那個罪人在世上時,別人不瞭解他,經過十分鐘就被他騙了,他這一套不知道騙到多少人。但是,他在天上還沒開口,只是在思想裡孕育壞念頭的時候,他們已經全看到他孕育的惡,比這投影機打出來的還清楚。他想躲,可是在那榮耀的光中,他完全無法躲,只能發出那一聲哀嚎,覺得地獄可能還比較好一點。很可憐,非常可憐,跑到基督之外,非常非常的可憐。一切的豐富在基督內──在天堂,而不在火湖裡──在永遠的福樂裡,在新耶路撒冷城裡。主在準備我們、煉淨我們、改變我們。

(三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歡迎你回家!

那蕩子跑到外面去,最後體會到:「我父家口糧豐盛,一切都好,為什麼我不回去呢?」回去時還要想很多說詞,怕爸爸不接受他,因為一到外面就不了解父的心。當蕩子有這一個願意回去的心,他就起身回去了。他還在很遠的地方,他的爸爸就看見他,是爸爸跑著來擁抱他,他還沒有講話,爸爸就來擁抱他、親吻他。爸爸叫人把上等的袍子給他穿上、戒子戴上,鞋子給他穿上,宰殺了肥牛犢來慶賀。一個罪人的悔改,在天主的家中,就是這樣歡樂!如果我們得罪了主,我們悔改,主會寬恕我們,祂也很喜樂我們回到家中(請參閱路加福音十五章第 17-24 節)。

 

有一個主重用的僕人,他原來不知道主重用他,雖然是基督徒,卻活一個世界的生命,做了很多不好的事。有一次他經過一個教會,他的心中很觸動,突然有一絲念頭:「我想要回家。」有這念頭就證明你不是豬,因為豬住不慣、也不能住到主的家中。我們是祂的兒女,我們有一個由神生出來的生命,就會想要回到天父的愛內。有沒有基督徒想永遠不要碰到基督?永遠不要在阿爸父的懷中經驗祂?沒有這樣的。這個弟兄有了這一份生命內在的渴望,他就回來了。回來了以後,就在主的聖筵中,他聽到了很多的訊息,他哭泣、他悔改、他改變、他淚流滿面。其實他當時身體非常非常壞,得到很嚴重的病,我不知道甚麼病,是腦部的病,也是病到這地步,他才想到回主的家中。「阿爸!幫助我吧!」他有很深的盼望,希望不要死。

 

在那裏他經驗到平安。他心中有很大的催迫,主把他許多的罪在光中都顯明了。感謝主!他沒有像前面說的那個罪人那樣,吶喊一聲「不要」就跑出去。是主保守我們,天主知道,他知道,別人卻不知道。其實天主甚麼都知道,在這一個世界中的教會裡,天主保守我們很多隱私,可是我們也不要挖人的隱私。我們要在屬神的團體裡認識聖神,認識天主的作為。他誠心的悔改,在光中他覺得他很多年沒有辦和好聖事,他心中就很掙扎,非常想要做這件事,在聚會中主也也真的這樣安排。他心中越感動,但又害怕去,他說:「我告訴神父,神父不都知道了嗎?」「如果神父不知道,我下次還可以來這裡聚會;如果他知道了,我來,他會把我趕出去,因為我做了這犯罪的事情 … 。」他也有做傷害人的事,他心裡很掙扎到底要不要去。其實他不認識天主,他也不認識事奉主的天主的僕人。每個教友都知道,神父有很大的責任,是不能把從和好聖事聽到的罪告訴另外一個人。

 

他終於鼓足了勇氣跟神父辦告解,一面哭一面講 … 。很掙扎的講完了,他就準備等神父罰他做補贖,像他小時候爸爸處罰他那樣,他準備有這樣的結果。神父聽完了後,很慈祥的跟他說:「 Welcome Home !」就是「歡迎你回家!」他就體會到天主歡迎他回到自己的家中。他後來到全世界去傳福音,成為主的僕人。這一個愛爾蘭人名叫 Brendan Walsh ,他在我們教會作了這樣的見證。天主沒有紀念我們的惡,祂巴不得我們回來,「 Welcome Home !」

(四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祂要聖化我們,好使得我們得以在祂的榮耀中

如果我們從聖經中間注意一件事,「天主是愛」,我們注意到了,這兩天我們就不斷的講這訊息。愛有一特質,就是喜歡跟他愛的人在一起,對不對?我愛我的兒女,我就想跟他們在一起。我愛神父們,就想跟神父們在一起。我愛這個姊妹,就想辦法跟她在一起。天主愛我們,祂想不想跟我們在一起?想。可是人得罪了主,生命就變了、亂了,不認識祂。天主要來接近我們,我們卻要躲起來,因為我們覺得祂是判官,想會被祂罵,就連事奉祂的神父,也想他會罵我們。其實神父們很好的,主的僕人們是可親的,他們是在主安排的位置上奉職的。為甚麼有這些僕人呢?就是在主的家中,歡迎主的子女們回到家中對不對?天主愛人,祂喜歡跟人在一起;可是祂也準備我們。我們的生命好像木、草、禾稭一樣,天主是榮耀的天主,如果在祂全能的榮耀中,祂一抱我們,我們生命不是金銀寶石,就化為灰燼沒有了。

 

聖經中講到一位主重用的僕人叫「厄里亞」,他一生事奉主。在他完成的時候,天主就派火馬車把他接到天上去,他就坐火馬車到天上去了(請參閱列王記下二章第 11 節)。如果是我坐火馬車到天上去,變成了一陣煙,「疏效平呢?不曉得剛才那陣煙是不是他?」如果是木、草、禾稭,我們怎麼能坐這火馬車呢?對不對?只是火馬車耶!到天上去火更烈了,是天主的榮耀!天主很想擁抱我們,祂準備我們,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,祂要聖化我們,好使得我們得以在祂的榮耀中。祂擁抱我們,祂喜歡向我們顯示一切的豐盛,那是祂的榮耀,我們當得起嗎?求主幫助、準備我們。我們要在祂的家中準備,準備要到天上永遠的家,對不對?不要浪費時間,不是在這邊找個女朋友,不是賣直銷的人找個顧客,不是做生意 … ,更不是把屬神的東西,用不潔的想法去 manipulate (操縱)。在主的家中應當知道如何行動,主會幫主我們。

(五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耶路撒冷──和平的居所,天主的家

在主的家中是很光亮的地方,很多美好的事要發生,一切的豐富都在那裏,一切的好都在那邊。主就在那裏準備我們,在天上永遠的福樂裏,就是在「新耶路撒冷」。在地上也有一個地方叫耶路撒冷。「耶路撒冷」的意思就是「和平的居所」。主耶穌有一個稱謂,祂叫「和平的君王」。在「和平的君王」的家中,「和平君王的居所」裏,人一到祂的家中就有安息,在安息中間,就被治癒了,生命就更新、改變了。我們只要在祂的家中,連睡覺都會進入聖化,這是真的。不要放棄各式各樣美好的機會,來到主的家中,來體會安息在主的愛內。祂是「和平的君王」,祂住的地方是「和平的居所」。「和平的居所」的意思就是──耶路撒冷。

 

很多天主的實體在地上只是預像,好像地上模型對應天上的實體。為甚麼世上有父和子?我們知道子是從父生的,所以我們天上有一個天父。為甚麼世上有夫妻?是讓我們知道耶穌跟教會的關係。為甚麼世上有白天黑夜?是讓我們知道,原來在永世裡,光是甚麼,榮耀是甚麼。地上的耶路撒冷城是天上的預像,每一個教會,都是天主在每一個地方的家。在天上只有一個新耶路撒冷城,是天主跟我們同居共處的地方。在這個世代還沒有進入永世,耶穌基督還沒有乘著雲彩來時,這是一個教會的時代。

 

每一個教會都是天上天主的家的預像,因為在天主的家中,有很多的好:有愛、有治癒,有各式各樣的喜樂,就是這預像,這是祂與我們同居共處的地方。天主的家在這世上也可以是很小的地方,當只有你們全家人在一起的時候,如果耶穌是這家中作主的人,這裡就是祂的家。我的家,我的家人都知道,這是屬於主的家,全家完完全全由耶穌作主的家。你們家也是,這教堂的兄弟姊妹也是,都是反映了那永遠的家。我們在這樣的認識裡準備,知道在屬神的團體,天主的家中,怎麼跟祂一起生活。不要只有自己的意見,而不注意這大家長的意見;在主的家中,只有祂作主,祂是頭,我們就安息了。

 

如果在家夫妻不和,就是兩個頭,一個頭就是一個主,兩個頭很快就會帶出第三個頭、第四個頭。這件事情爸爸說「 Yes 」,媽媽說「 No 」;那件事情爸爸說「 No 」,媽媽說「 Yes 」,孩子在父母之間問來問去,也變得都不聽話,這是幕後的頭因為不順服主、不屬於主,所帶出的悖逆的孩子。老大這樣,老二也這樣,也不聽哥哥的,一家六個人就有六個頭,很混亂的。

 

在主的家中只有一個父、一個主,一切都很好。在主的家中,主愛我們,祂為我們準備了一個家,就是教會。「 Welcome Home 」,我來到這裡,我覺得我不是到達別人的地方,我是回到我的家。主在新加坡有祂的家,在檳城有祂的家,在聖荷西有祂的家,祂準備接我們到永遠的天鄉去。我們在祂的家中是有福的,在祂的家中是好的。

 

教會還有一個意思,就是從世界裡被分別出來,不屬於世界,屬於天主,分別出來為聖的。這些人不是屬世界的,而是屬天主、屬神的。屬神的,祂要聖化,我們是從世界分別為聖出來屬於祂的,是王家的司祭、聖潔的國民。我們也是世界的光,使世界上無助的人看到了有盼望。教會的門也是為罪人而開的,讓他們看到基督徒們反射基督的光,都很想要來到這裡。

 

李家欣曾經作證過,他成長在一個不是信主的家庭,而是虔誠的傳統其他宗教的家庭。我們是同事,主耶穌基督顯了許許多多的奇蹟作為,讓李家欣看到了這生活的天主在我們中間。他開始心生嚮往,就開始到教會來了,連他的爸爸也到我們的講習會中來了。他的爸爸是個非常非常虔誠的外教徒,他講了一句話很特別,他說:「為什麼我來到這邊很快樂?為什麼我來到這邊很喜歡?」「跟你們一起唱歌時,為什麼我的眼淚會掉下來?我唱別的歌、聽別的歌都不會掉淚。」他來到講習會,回去就叫他的弟弟、叔叔、全部親戚通通都來參加我們的講習會。他一來美國,最喜歡來我們查經班,他被吸引,因為基督徒反射基督的榮光。

 

主說: 「你們是地上的鹽,鹽若失了味,可用什麼使它再鹹呢﹖它再毫無用途,只好拋在外邊,任人踐踏罷了。」(瑪五 13 ) 主要我們作世界的光,作地上的鹽。鹽是有味道的,如果沒有味道就丟到地上,任人踐踏;基督徒如果沒有基督的味道,真的會被世界踐踏的。你活的像豬的味道,你搶不過牠,你嫌牠臭,牠說你才更臭;你的罪惡使你臭。

 

回到主的家中,祂潔淨我們。在主的家中有很多的學習,我們的辣彼──主耶穌──要親自教我們。祂永遠不放棄這一個祂所愛的、屬於祂的教會,祂也沒有辦法放棄,因為這是祂自己的家。經上也講教會也是祂的身體,祂不能放棄祂的身體,軟弱的肢體要更加的呵護。我們怎麼知道在主的家中要怎樣扶持?其實越軟弱的,天父的愛越豐富,使得他因主而剛強,而恢復。家中如果有一個孩子身體不好,就讓他多吃營養、多睡覺,有許多的呵護;不會讓他一直都這樣不好,而是希望他得到治癒,好起來,能夠照顧另外的人。主跟伯多祿說: 「待你回頭以後,要堅固你的兄弟。」(路二二 32 ) 伯多祿跌倒過,卻得堅固;我也跌倒過,主恩待我,我也願意主用我陪伴那些需要的人。在主的家中,不是在世界裡的爭權奪利,而是有很多的愛,很多很多的奇妙。主不會放棄祂的家,祂會在那邊,不斷的建立這個家。

(六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你們都應同她一起快樂,因她而歡喜!(依六六 10 )

我們打開依撒意亞先知書第六十六章第十節: 「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你們都應同她一起快樂,因她而歡喜!」(依六六 10 )

 

如果你認識主的家是那麼豐盛,一切的豐盛都在祂那裏,你想不想 Run away (離家出走)?不想!我永遠不要 Run away ,這就是我的家,我 Run away 到哪裡去呀?到豬圈裡去嗎?其實蕩子回來以後,他不喜歡再去外面的;他回到家裡,不但回來了,他覺得「這裡真是好!」你們覺得這裡好不好?「好。」(衆答)早上我講的那位姊妹說,昨天很豐富很好,主治癒了她的女兒;她今天來了,分享這個好,再經驗到在主的家中與主同在,一日如千年的豐富。在外面浪費時間,在主的家中卻很精緻、很好。我們愛祂,就必會愛祂的家──教會,因為你不可能愛主而不愛教會的。愛頭卻憎恨身體?不可能。你如果真看到主的愛,你有祂的生命,你一定會愛主所愛的人。其實連罪人主都愛,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被主的寶血洗淨,能夠進入主的家中。沒有一個在教會工作的人,會巴不得教會冷冷清清沒有人來,沒有。你巴不得有更多人來,來了都得到供應。

 

我們上個月才到中國大陸,他們本來是為教區辦的講習會,沒有想到從其他省份來了很多人,神父跟我說:「我們的食物本來只準備了幾百份,為了五天吃的,結果第一天就吃得差不多了,超過人數。」第二天我就看到整車的菜運到教堂去,他們又買了很多。你不要以為神父心痛這個錢,他巴不得你們天天來吃,對不對?我們天上的父有一切的豐富,我們是吃不完的,用不盡的,祂喜歡、我們也很喜歡。 「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你們都應同她一起快樂,因她而歡喜!」(依六六 10 ) 你喜歡你一個人吃得飽飽的,而周圍的人都餓死,你喜歡這樣嗎?那你不是主的孩子。你喜歡你一個人賺錢,其他公司都倒閉,讓你獨佔市場,你喜歡嗎?世界裡有這樣的人,在主的家中沒有。我從來沒有說:「主啊!你讓我快快樂樂,讓他憂憂愁愁。」我從來沒有這個心,反而對憂傷的人也希望他快樂,我們大家一同快樂。主的家中是快樂的地方,我們都應同祂一起快樂。按照天父的心,蕩子回來,祂又宰了肥牛犢讓我們一起歡樂,對不對?祂喜歡大家一起歡樂,因祂而喜歡。

 

「凡為她而憂傷的,你們都要同她盡情歡樂!如此你們能從她那安慰的懷裏吃奶而得飽飫,你們能從她那豐滿的乳房吸乳而得快樂。」(依六六 10 、11 ) 主在教會的供應是超乎我們所想像的,祂供應我們,使我們能從祂那豐滿的乳房裡吸乳而得快樂。主的家中是流奶流蜜的地方,我們會經驗到祂的愛,祂長闊高深的愛。在主的家中特別容易經歷到祂的愛,你只要在這裡,你只要尋求,有好多人見證主的愛,你就聽到了。 「因為上主這樣說:看!我要在她身上廣賜和平,有如河流一般;我要賜給她萬國的財寶,好似泛濫的江河;她的乳兒將被抱在懷中,放在膝上搖擺。就如人怎樣受母親的撫慰,我也要怎樣撫慰你們,你們必要在耶路撒冷享受安慰。」(依六六 12 、13 ) 祂在哪裡撫慰我們呢?──耶路撒冷。你們知不知道我們這間聚會房間的名稱?有人知道。知道的人大聲說出來:「耶路撒冷!」這房間門口就寫著「耶路撒冷」。這是主要我傳講的信息,當我來到這裏看到這房間標示著「耶路撒冷」時,我也很驚喜,來之前,我並不知道這房間叫「耶路撒冷」,只知道主要我傳講「耶路撒冷」的信息。祂知道這是祂的家,祂是神奇的謀士,你高興嗎?但是不止是掛一個空空的牌子「耶路撒冷」,如果主不在這裡作主為王,那這裡是荒涼的,那是不討主歡心的。要讓祂在這裡作主為王,在祂的家中,我們要盡情的歡樂。

 

「你們必要在耶路撒冷享受安慰。」(依六六 13 ) 你們會在耶路撒冷享受安慰,你們會見到一切,主會在那裡恩待我們,讓我們經驗到孩子怎麼被慈母擁抱。這正是講愛我們的天上的阿爸,祂像慈母一樣的愛著我們,擁抱我們,這是治癒的地方,在愛中碰觸到主的愛,那治癒是很深很深的。

 

我剛剛講到 Brendan Walsh 他一生的改變、完全的改變。他的腦,不知道是甚麼病,卻得到治癒。你不要以為一定要有人把手放到你頭上才會治癒,你讀經就知道,耶穌基督一句話,就可以治癒那百夫長的僕人,對不對?我們昨天根本不知道有一個孩子在家裡生病,主就治癒了。當我們因祂而歡喜,那治癒會跌破我們的眼睛,鱗片掉下來了,我們就眼睛明亮,我們就看到了這歡樂。昨天有一個姊妹對我說,她很喜樂很喜樂,這是她說的,她很深的碰觸到主的臨在。其實這個治癒是很大的,主治癒她跟主的關係,她碰到在我們中臨在的主了。

 

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是那些人?是耶路撒冷的居民們!我們不可能不愛自己的教會,我們不可能不愛主!愛祂!我們要在那邊盡情的歡樂,就會在那邊經驗到耶路撒冷的富饒豐盛。在屬靈上,每個地方都要預先嚐到天國的味道,都要有天上耶路撒冷的氛圍。在天上的耶路撒冷,就是祂圓滿旨意承行的地方;在地上,祂的教會,就是祂圓滿旨意承行的地方。這豐盛加速的發生在我們中間,在那裡就有秩序。凡愛慕耶路撒冷的,你們都應同祂一起快樂,因祂而歡喜,我們要愛我們自己的家。我們唱一首歌,「在天父的家中盡情的歡樂」,來認識在天父的懷抱中是多麼的美好。

(七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敬拜與祈禱

在天父的家中盡情歡樂

(依六六 10 、 13 )
(聖經節錄/曲:疏效平)

 

凡愛慕耶路撒冷的

你們都應同她一起快樂

因她而歡喜 要因她而歡喜

要同她一起盡情歡樂

 

就如同人怎樣受母親的撫慰

我也要怎樣撫慰你們

就如同人怎樣受母親的撫慰

我也要怎樣撫慰你們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355 首「在天父的家中盡情歡樂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親愛的阿爸,能夠回到你愛的懷抱,回到你的家,也是我的家,我們的家,真是好。阿爸,在家中真是好,我要在你的家中,在你的聖所裡安息,晝夜事奉你,瞻仰你的榮耀。我要安息在你的聖所中,直到悠遠的時日。我要在你愛的懷抱裡,盡情的歡樂。

 

天上的阿爸,我讚美你。你把我從世界、這黑暗的世界拯救出來,把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,屬於你。是你把我擺在教會中,讓我能夠分別為聖,在你的家中認識你的愛,認識你的豐盛。

 

主耶穌,在你榮耀的光中,你顯明我的罪,我那深似朱紅的罪,我那紅得發紫的罪,你一清二楚。在你的家中,我得罪了你,傷害了你的奧體,得罪了你的孩子們。我在這世界中,沒有作光、沒有作鹽,我虧損了你的榮耀。阿爸,我向你明認我的罪,求你那救恩的血,洗淨我的罪污,洗淨我的不潔,把我的生命洗得像羊毛一樣的皎潔,像雪一樣的潔白,讓我能夠坦然無懼的來面對你。你的血覆蓋了我的罪,你洗淨我的生命,讓我能夠坦然無懼在你愛的懷抱中,體會你的愛,經驗你的愛,願你在你的家中顯示你的慈愛。

 

在你的教會裡,願你的名被尊為聖,你圓滿的旨意,要在你的教會中暢行無阻。你要光照你的孩子們,在你的家中應該如何的生活,如何的行事,如何的事奉你。你要教導我們,如何的扶持那軟弱的弟兄、那受苦的姊妹,讓我們的家充滿你的榮耀,充滿你的愛,充滿你的聖善,充滿你圓滿的旨意。求你讓這個教會是得勝的教會,是反射你榮光的教會。讓這「耶路撒冷」,預先嚐到那永遠天上的「耶路撒冷」的各種福分,各種天國的喜樂,天上的平安。那屬於你的孩子們,就在你的家中,你的教會裡,要預先嚐到天國的歡欣喜樂!

 

主耶穌,你是主,我們順服你,我們願意順服在你圓滿的旨意中來愛慕你,來忠信的事奉你。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是你賜給我們你的家,讓我們在你的家中學習成長。我們愛我們的家、我們的教會,我們愛你,我們要歡唱,要感謝讚美你,奉主耶穌基督的名。阿們。

 

三、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主家中的歡欣! [ 李家欣]

(一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敬拜

我的靈魂渴慕你

(詠四二 2 )
(詞/曲:李家欣)

 

天主我的靈魂渴慕你

好像牝鹿渴慕著溪水

我的靈魂思念你 愛我的天主

我要看見你的面

 

天主我的靈魂渴慕你

好像牝鹿渴慕著溪水

我的靈魂思念你 我所愛的天主

我要全心尋求你

 

我要用全部的心尋求你

因為你救贖了我

我要永遠不變地愛著你

因你愛我直到永恒

 

我要用全部的心尋求你

因為你救贖了我

我要永遠不變地愛著你

一生一世不變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21 首「我的靈魂渴慕你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(二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靈魂渴慕你,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。(詠四二 2 ) ──主僕疏效平祈禱與介紹

親愛的主耶穌,你是我心中的最愛,我要用我全部的心來愛慕你。主耶穌,我的心渴慕你,就像牝鹿渴慕溪水一樣。主耶穌,我的最愛,我要用我全部的生命來愛慕你,來親近你。

 

親愛的主耶穌,有你作主,生命是多麼的美好,你的愛已奪得了我的心。在天上除你以外,為我還能有誰?在地上除你以外,為我一無所喜。你是我心中全部的所有,全部的所愛。我要全心、全靈、全意的愛你,我要愛你超越世上的一切,我要愛你在萬有之上。

 

主耶穌,我愛你,我渴慕認識你,我願一生一世來討你的歡心。主耶穌,你要我做的,我都要做;你要我給的,我都要給。一切的美好都由你而來。我也願意帶著對你的感恩,對你的愛,把你賜給我的生命與一切的美好,我的愛情,我的家庭,我的身體,我所有的一切,都放在祭台上奉獻給你。你是堪當我捨棄一切來追隨、事奉的主。

 

主耶穌,你的令名香液四射,我渴慕聞到你的芬芳。我愛慕你,我渴慕在你的同在中,經驗到你那芬芳的氣息。你的名至高至聖,我也奉你至高的名,及你的權柄,綑綁一切阻擋我們親近你的靈,下沉的靈、害怕的靈、分黨分派的靈,悖逆的靈、控制的靈、傷害的靈,主耶穌,一切和你旨意不相合的靈,我都奉你的名綑綁,在你的寶血覆蓋下,命令這些靈都離開,不准回來。

 

主耶穌,你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生命,把我們的罪污,把我們的不潔,把我們的不義都洗淨。把我們的生命洗得像羊毛一樣皎潔,像雪一樣潔白。主耶穌,我感謝你,你的寶血洗淨我的生命,洗淨我的良心,讓我不再擔心,不再害怕,能夠坦然無懼的來到你的施恩寶座前,來讚美你,來事奉你,來親近你。

 

主耶穌,求你從你施恩寶座上賜下恩寵,傾倒你聖神的活水。你聖神的活水在這裡澆灌,你聖神的活水在這裡湧流,你聖的活水在這裡滋養我們生命的飢渴。我們渴慕暢飲你聖神的活水,歡欣喜悅的在你的懷抱中,盡情的歡樂。

 

主耶穌,我們感謝你,我們需要你,求你將你生命的話語放在你僕人的口中,放在你僕人的心中,你在你僕人們的頭上傅油,派遣你的僕人,為你的真道作証。我們要聽見你那生命的話語,我們要把你生命的話語,深深的藏在心中,成為我們生命的亮光,步履前的靈燈。求你讓我們在你榮耀的光中,活那光明之子豐盛的、榮耀你的生命。我們需要你,主耶穌。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,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

 

大家請坐。

 

在天主的家中,有很多的驚訝、驚喜,和美好。天主的恩惠是真實的,祂要我們在祂的家中,盡情享樂。在祂的家中,就是在祂的住所裡。

 

我們打開若望福音第一章三十五節: 「第二天,若翰和他的兩個們徒,又在那裏站著,若翰看見耶穌走過,便注視著祂說:『看,天主的羔羊!』那兩個門徒聽見他說這話,便跟隨了耶穌。」(若一 35-37 ) 他們看見了,他們聽見了,他們就信了,他們就跟隨了。

 

剛才也有一位弟兄跟我分享,他說有好幾次他接受到邀請要來這裡,參與主的聖筵,可是他心中有一個結,他不願意來。他說他有一個代父非常的好,鼓勵他來,所以昨天他來了。今天,他更喜悅了。他說,他回到自己的家中,心中多麼的喜悅,因為他聽到了主的僕人作証主的恩惠,也如同洗者若翰是主的先知,傳講主的信息一樣。他作証說,主的僕人都作証,耶穌是主多麼好,天上的阿爸是多麼好。「看呀,天主的羔羊!」那兩位門徒聽見了,就跟隨了耶穌。我們也都是這樣聽到主僕人們的見証,我們信了主僕人們作証主的好,就跟隨了祂。

 

「耶穌轉過身來,看見他們跟著,便問他們說:『你們找什麼?』」(若一 38 ) 我們找什麼?你找什麼?我找什麼? 「他們回答說:『辣彼!──意即師傅──你住在那裏?』」(若一 38 ) 「你住在那裡?」這很有光,他們只要知道耶穌住在那裡,就一定可以找到耶穌。「你住在那裡?」耶穌就 「向他們說:『你們來看看罷!』」(若一 39 ) 因為這裡是主的家,我們要回到教會來,主就在這裡作主,主就在這裡為王。因為這裡有主的愛,在主的家中就有許多許多的豐美。

 

剛才我們唱的那一首歌,我非常的喜歡,不但是喜歡它美好的旋律,更重要的是那裡面有主的訊息。我們渴慕主,就如牝鹿渴慕溪水一樣。當我們這樣的渴慕的時候,主的回應是快速的,是大量的。愛主,就是找到主的最大的捷徑。我們愛主,那好深的愛:「你住在那裡?」我住在那裡跟你有什麼關係?當然有關係,因為我愛你,想要親近你。主也知道,所以主說「你們來看看罷!」

 

這首歌是主賜給一個祂所愛的、也是愛主的,像牝鹿渴慕溪水一樣愛主的僕人的歌。他在編這首曲子的時候,忘了時間,編到三更半夜才完成。完成了以後,他就把這首歌 Email 給我,所以事奉主都最先嚐到主的恩惠。剛才那首歌你們喜歡嗎?哇,好多年前就聽到過了,不過我們比許多人早聽到。我們越親近主,在主家中發生的美好事,我們就越早聽到,我們就喜歡。我聽到了就好感動、好感動,睡覺中還在唱。第二天這個主的僕人就對我說:「我昨夜一個晚上,在睡夢中還是這些旋律。」其實愛主的人會有這種體會,你會覺得在夢中都和耶穌基督在一起。我常常在夢中碰到主,在夢中有時也得到啟示,若瑟──耶穌的養父──也是在夢中得到啟示。愛主,連作夢都是美夢。他說他整晚都沒怎麼睡覺,但我看他卻精力百倍,眼光閃閃有神,好像從山上下來一樣。他說的那種渴慕和愛,也道出了我那晚聽了這首歌,睡不著的原因,我們都盡情的在主的家中歡樂。這一位愛主的僕人,因著對主的愛,就碰觸到主,主這樣豐富的抓住了我們的心。我們是心甘情願的被祂抓住,我們心甘情願的一找到祂的家,就回到祂的家。來到祂的家有很大的喜樂。

 

這位主的僕人在生出來之前,天主就藉著他父親,給他取了一個名字,叫「家欣」。他回到了天主的家中,這名字「家欣」才真正應驗了──天主家中的歡欣。這是我們全家、屬於主家庭中的喜樂。我們就鼓掌歡迎家欣弟兄,見証在主家中的欣喜。

(三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的話聽千遍萬遍也不厭倦

神父,各位主內親愛的弟兄姊妹,大家中午好。

 

感謝讚美主,又給我一次機會能夠為祂作見証。剛才這一首歌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,在 2001 年寫的,很久以前寫的。我記得在 2001 年,我剛剛開始寫歌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,在夢中就聽到一個很美很美的旋律,我就覺得「怎麼這麼好的旋律啊!」我就醒過來,想要把它寫下來,可是偏偏就全部都忘記了。疏博士笑得很開心,我想他大概也常常忘記。有的時侯在夢中跟主在一起,覺得很甜美;一醒來,想想主剛才跟我說什麼,「啊,忘記了!」那天在夢中聽到的旋律,醒來就忘記了,我心裡就覺得有點可惜。可是後來覺得這個感動還蠻深的,就很想把它寫下來。後來,我自己再憑著感動,寫了這一首歌。

 

那天晚上我真 的 編曲編到很晚。我想把它編成一個曲子,放在網路上跟大家分享。編曲編到很晚,我從下班吃飽飯,大概六、七點的時候,就坐到我的辦公室。一直編,編了整晚,編到半夜兩點多。編完了,哇,好高興喔,我就聽,一直聽。其實聽主的話,千遍萬遍也不厭倦。聽主的話,一遍又一遍。我聽過很多人見証說,他們聽我們所出版的錄音帶、光碟裡的見証,聽第一遍聽到新的,聽第二遍又聽到新的 … ,每次都會聽到新的。在主內聽祂的話,千遍萬遍也不厭倦。那天我聽主感動我寫的譜、寫的歌,一直聽,一直聽,聽到四點多,喜樂的睡不著覺。我就跟主說:「主啊,我明天早上八點還要上班,我該去睡覺了。」我就去睡了,睡到隔天早上八點起來,我覺得精神非常的好,心中充滿了喜樂!即使整晚睡得很少,只有三四個鐘頭,可是醒來之後,充滿了力量,充滿了體力。從早上上班,一直到下午下班回家,還是充滿了力量,覺得很快樂。所以我相信我睡不著,疏博士也睡不著。不是我害他的,是天主的恩惠。可是我隔天精神很好,他隔天一樣精神很好。因為在聖神的傅油內,很多的事情都非常的美好。

 

可是我以前不是這樣子的。我以前,只要有人讓我睡不著,我會很生氣。只要有人讓我有一些損失,我就很不爽,心裡面就很想罵人,剛好自己的脾氣又不太好,罵人罵得特別順。有人說我是「雷霆之子」,是很容易發脾氣的。我以前實在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。實在是主的恩惠,把一個原來在禍坑裡的人,把一個原來很不快樂的人,可以變成一個家中的欣喜。我想說,我以前叫「家欣」,名不符其實。以前我在家中,我家人都為我頭痛。因為到了青少年期的時候就很叛逆,家裡面就有很多頭痛。可是後來因為主的恩惠,主改變了我。

(四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基督內獲得了鼓勵(斐二 1 )

我在 1997 年的時候碰到主。在之前,我常常跟疏博士去出差。有一天他邀請我到他家中的查經班,是我們教會在聖荷西的查經班。去的時候,我體會到有一股氣氛,就是這一群人非常的平安,不只是每一個人心中有平安,他們中間有一股說不出來的、彼此的相愛。可是我不知道那一個愛是什麼,我只覺得這一群人,跟我所認識的世上的另一群人很不一樣,他們真 的 很不一樣。在我一個不認識主的人看來,我真 的 看到了,原來世上真的有這麼一群人,他們可以彼此相愛,彼此的互相幫助。

 

我們打開斐理伯書第二章第一節: 「如果你們在基督內獲得了鼓勵」(斐二 1 ) ,實在是在方舟裡面,才不受審判。昨天雨下得很大很大,有一位弟兄跟我說:「你有沒有聽到千軍萬馬的聲音?」我說:「那裡有千軍萬馬的聲音?」仔細一聽,是外面在下雨,下很大很大的雨。我心裡想說,真是感謝主,我在天主的家中,外面下雨,我在裡面很舒服,還有冷氣可以吹。可是如果我沒有房子,如果我沒有在基督內,我就得不到這一個鼓勵,得不到主話語的鼓勵。

 

經上說 「那做先知的,卻是向人說建樹、勸慰和鼓勵的話。」(格前十四 3 ) 格林多前書第十四章說,那些在主內所講出來的話語,是要鼓勵人,是要安慰人的。為此,主的話會改變人。舉一個例子,有一個太太問先生說:「菜好不好吃啊?」先生以前說:「可以吃就好了。」後來太太再問:「菜好不好吃啊?」先生就說:「好吃,好吃。」這一招我以前也學過。以前我太太做飯給我吃,有些菜我會不太喜歡;後來碰到主以後,我太太做飯給我吃,她問我,「會不會太鹹啊?」「不會、不會。」「會不會太淡啊?」「不會、不會。」我對她說:「只要你做的都好吃。」所以你們看我就愈來愈胖了,我就一年比一年胖起來,因為要講建樹、鼓勵和安慰人的話。經上說一切的壞話,都不可出自我們的口(請參閱厄弗所書四章 29 節),既然我們得到了天主聖神的鼓勵,我願意我所說的每一句話,都是建樹、鼓勵和安慰人的話。

(五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彼此意見一致,同氣相愛。(斐二 2 )

「如果你們在基督內獲得了鼓勵,愛的勸勉,聖神的交往,哀憐和同情」(斐二 1 ) ,我們在基督內,獲得了天主聖神的安慰,祂愛的勸勉,和「聖神的交往」,就是跟聖神有一個相通。我們都領受了聖神,跟聖神有一個來往,這是世人所沒有的。我們得到祂的 「哀憐和同情」(斐二 1 ) ,我們 「就應彼此意見一致,同氣相愛。」(斐二 2 ) 我們之間彼此要有同樣的意見,選擇的都是主所喜悅的事情。的確,有的時候主的名被高舉,在祂的家中被高舉,在祂所愛的人中間被高舉,每一個人都尋求主的旨意,就很容易意見一致。其實在愛中容易意見一致,彼此相愛。因為愛主而彼此相愛,很容意意見一致,因為主的意見只有一個。如果是很多人各有不同的意見,這個意見,那個意見,就很麻煩。

 

有一次,我跟疏博士,還有許多主愛的僕人,我們到美國一個地方去事奉主。事奉結束的時候,有一個負責的執事就上來問我一個問題。我不曉得他為什麼要問我,而不去問疏博士。他問的問題是:「李家欣弟兄,你跟疏博士,跟那麼多同僕在一起,你們中間吵不吵架啊?」我一聽,啊?這事我沒有遇過。那時候我沒有聽懂他的問題,我說:「沒有啊!」我沒有懂他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,因為在我心中所嚮往的教會,我所碰到的屬神的團體,是不吵架的。

 

1997 年,我進入到主的家中,是我以前一直就很嚮往的家庭。我的姊姊是在基督教,我的二姊,她大我四歲。她以前小時候,每次我跟她意見不合的時候,我會跟她打架,我都打輸,因為她大我四歲。等到我到了高中,我強壯了,她就信了耶穌基督。信主以後,她就不打架了,我就沒有機會打了。在愛中,她碰到了耶穌基督,她改變了,我就沒得打了。可是在她身上,我看到一個主的愛。當我到了美國,我看到主的家中真的有愛,在我們查經班中,大家彼此相愛。

 

有一次,有一群主的僕人,我們去蘭嶼為主作見証。在蘭嶼的時候,我們經驗到主許許多多的奇蹟。在台灣,住在那邊的原住民,他們是一群被遺忘的人。可是當他們碰到主的時候,他們全部都火熱起來,他們生命改變了。在禍坑污泥中的、心靈哀痛的 … ,都得到醫治。許許多多的醫治,主藉著聖神改變了他們。

 

當我們很高興的回到聖荷西的時候,有一位弟兄聽到我們的分享,這位弟兄就說:「唉,每次你們去啊,我都很想跟你們去,可是我知道,事奉在於蒙召,我不敢說我要去。我很想去,我就說:『主啊,這次是我嗎?』」沒有。當下次有機會時,他又問主:「主啊,這次是我嗎?」唉,沒有。「可是主,我真 的 很想要去。」他真 的 很想要的時候,他就收到了疏博士的電子信的邀請。啊,好高興哦,「輪到我了。」他就很高興。可是那一次他沒有去蘭嶼島,他心中十分的渴望:「主,我願意去,我在這裡,我願意去。」主有揀選他也好,沒有揀選他也好,他都興高彩烈的在那裡等待。他去年來到這裡的時候,他就很快樂,他就是去年來到這裡的袁立昭弟兄。當他聽到我分享蘭嶼的見証的時候,他好快樂喔,他就回家寫歌,寫了一首曲子,叫「主的蘭嶼島」,非常好聽。那是一首描述主的蘭嶼島的一首歌,很美。「主的蘭嶼島,主的蘭嶼島是遺忘的小島,但在主的眼中,它是寶 … 。」(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160 首「主的蘭嶼島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)

 

主的蘭嶼島,它是寶,它不是被遺忘的小島。其實我們人最難過的是,在家中被遺忘,在社會中被輕視,在學校的時候,考最後一名,或者功課很不好。有人說,哥哥姊姊功課都很好,壓力就很大。可是天主卻不輕看被遺忘的人。後來當我們到台灣事奉時,我們唱這首歌,蘭嶼來的弟兄姊妹非常感動,他們聽到這歌說:「我們好受鼓勵喔,我們知道我們不是被遺忘的。我們知道,我們即使在這個社會中是被輕視的一小群,是弱勢的團體,可是在天主的眼中,我們卻是寶。」

 

經上說: 「一個肢體蒙受尊榮,所有的肢體都一同歡樂。」(格前十二 26 ) 當我們到了蘭嶼,見証了主的榮耀,這位袁立昭弟兄,因為愛主,心中就雀躍起來。他如果心中說:「為什麼不是我去?為什麼是你?是你,不是我?」他這首歌就寫不出來了,就很鬱悶,非常的鬱悶。可是他很快樂。我心中也很敬畏主,因為主沒有召叫我寫,也沒有召叫疏博士寫,祂召叫了一個沒有去蘭嶼的人寫。這是天主神奇的謀士,所作的神奇的作為,祂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。而這首歌,我真的寫不出這個味道。我不曉得有誰能夠寫出那首歌的味道,它完全不是我寫歌的方式,也不是立昭寫歌的味道。有人常說一個人寫歌,有一個人的味道,可是那也不是他的味道。因此我非常的敬畏主,這是主的作為。

 

我們有同一個聖神,同一個主,又同為一個身體。我們在基督內得到愛的鼓勵,在聖神的交往中,得到了同情和哀憐,我們 「就應彼此意見一致,同氣相愛。」(斐二 2 ) 「 同氣相愛」,就是在聖神內彼此相愛,有同樣聖神的彼此的相愛。我很愛我女朋友的時候,我交過一個女朋友,就是我太太,在愛中真的不厭倦。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,即使不講話,也很快樂。但吵架的時候,連一分鐘都很痛苦,這是人的本性。可是當愛主的時候,真的覺得跟主在一起很快樂。

 

有一次主的僕人又到澳洲去事奉主。中間有一天休息,主辦單位帶我們到澳洲的國家公園玩。他們很愛我們,愛主的僕人,像家人一樣。有一位姊妹就說:「疏博士,你跟家欣是同事嗎?」「對呀。」「那你們上班在一起啊?」「對啊。」「那你們事奉主又在一起啊?」「對呀。」「那你們禮拜五一起查經啊?」「對呀。」「你們禮拜天去望同一個彌撒啊?」「對啊。」「去同一個同禱會啊?」「對呀。」不只我,景梅姊妹、澤康弟兄,我們常常見面,我們每一個禮拜,都會見面。她問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,她說:「你們在一起那麼久,你們不會厭倦嗎?」我當時腦筋又少一根筋。我說:「啊?沒想過這個問題。」可是我心裡面想:「如果有一天我到天上去說:『主啊,我天天在這裡朝拜你,好厭倦喔。很麻煩,很麻煩。』」會這樣說嗎?不會,因為我們跟主在一起,真的再多也不厭倦。再多同樣的話,再講,在基督內一切都成了新的。我們在基督內,因為愛主,我們可以同氣相愛,我們真的可以同氣相愛,我們可以同心合意。我們的心,真的會體會到主的愛。剛才疏博士在這邊見証的時候,帶著主的心,宣講主的話,我的心也跟著一起震撼。

(六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心合意,思念同樣的事。(斐二 2 )

「同心合意,思念同樣的事。」(斐二 2 ) 真的在主內,是可以同心合意的。常常有人問我們:「為什麼你在這裡彈琴,就會有幻燈片跑出來?」「為什麼看你們在設定、操作這一些設備的時候,你們都不爭吵?你臉上還帶著笑容,那麼喜樂?」我心裡面又想:「 我剛才有笑嗎?」我又忘記了。

 

真好,在愛中沒有重擔。我不是要帶一個假面具 : 「嘿嘿嘿,我在笑 ! 」不是這樣子的,而是真的很自然的在笑。很自然的,每一個主的僕人都體會到這種喜樂。有 人 問我們說:「你們每一次出來,你們練習了多少遍?」我 心 裡想:「我這一把琴 , 是我第一次帶到外面來彈的。」我們有的時候,設備都是第一次帶出來,我們人更是第一次合作。我跟承章久久見一次,今年見,去年見,半年見一次。可是 不論是 我們第一次合作, 或是現在久久一次 在一起,我們合 作都沒問題, 彈琴也沒問題,很快樂,好像彼此在聖神中會體會到彼此的心,因為我們有基督的心。

 

主 說要 「同心合意,思念同樣的事。」(斐二 2 ) 雖然沒有練習,可是我們想的都是怎麼樣讓主的旨意承行,怎麼樣高舉主的名,怎麼樣讓一切的光榮歸於天主,怎麼樣讓主的子民得到最大的好 處,以滿全主的喜樂,以滿足耶穌基督的喜樂。 我們 事奉主,實在不是求自己的喜樂,而是為了求主的喜樂。我常常也體會到,有的時候我有很多事情,我想我要怎樣使自己快樂,怎麼樣讓我自己喜悅, 可是 就很不容易喜悅, 就是 快樂不起來。可是我常常體會到,當我想 的是 要怎麼樣討主的喜悅,我們信祂,愛祂,遵守祂的話, 以 討主的喜悅,我的心裡 常常 就很快樂,很喜悅。

 

有一個很喜樂的事情,就是我把主的工作做完了,真 的 很喜樂。昨天晚上弄到很晚,結束的時候我說:「主啊,今天又結束了。」我就回去,帶著喜樂的心,洗完澡躺在床上,立刻睡著。為什麼我知道立刻睡著呢?疏博士因為愛的原因,讓我先去洗澡,我洗完澡之後的任何事情,我都不記得了。他有沒有洗澡出來,還是怎麼樣,我全都不記得了。我一回到床上,他大概看我很累,就說:「你要不要先洗啊?」我就先洗,回來我就全部忘記,我就睡著了。 再 醒 來 的時候,就是鬧鐘響的時候。因為事奉主,滿足了主的喜悅,我的心裡真 的 很快樂。

(七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存心謙下,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。(斐二 3 )

「不論做什麼,不從私見,也不求虛榮,只存心謙下,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。」(斐二 3 ) 我們做 什麼事情不求自己的意見。如果我一直堅持自己的意見要怎麼樣,每一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,要照自己的意見,就不會意見一致的 。我們 也不求虛 榮 ,而求主的光榮。

 

「只存心謙下,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。」(斐二 3 ) 我非常喜歡這句聖言。我記得在幾年前,就是主開始給我們歌的時候。我們心中有感動,希望把一些歌曲錄製成 MP3 的格式,放在網路上,跟很多人分享。只是,我們沒有這方面的知識,也沒有人會唱歌,心裡就想 : 「我們可以找那一位歌手來唱歌啊?找那一位會唱歌的弟兄姊妹來唱歌?」疏博士在祈禱中,他體會到我們教會中有一位姊妹,就是黃智薇姊妹 , 他覺得感動,想去邀請她來唱歌。我心裡一想,這位黃智薇姊妹,我剛到教堂的時候,她是聖詠團領唱的姊妹。她在上面唱歌的時候好像是仙女喔,很有形像的。我想,我是坐在底下聽的,那要邀請她來唱歌,她歌聲那麼好,又那麼有形像,她又不認識我,我們去邀請她為主唱歌,她會不會答應啊?真的不知道。

 

疏博士就打電話問她願不願意,我們有一些歌 想 請她來錄。她就說:「我願意。」一口就答應了。當我們很納悶她 居然 一口就答應的時候,她就說,當她父親眼睛生病的時候,她就跟主說:「主啊,我感謝你給我一個好的歌喉。如果你治癒我父親眼睛的話,我就願意把我的聲音奉獻給你,願意為了你的事工去錄音。」當她這樣子祈禱的時候,她父親的眼睛就好了,天主就治癒了她父親的眼睛。可是天主一治癒她父親的眼睛,她心中就憂悶起來 : 「我去那裡找人錄音呢?」她不曉得要找誰錄音,她就不知道要找誰還願。其實主有的時候給我們很多恩惠,我們不知道把這些恩惠往那裡奉獻的時候,是痛苦的。有時候主給我們很多錢,我們不曉得 如何 把錢奉獻到主的事工,是痛苦的,是憂悶的。就像那位中國的姊妹,她說:「我有車子,但是全中國難道就派不出一輛車,來接這三個主的僕人嗎?我願意把我的車給主用,是我的榮幸。」真的,她說:「我不知道 哪 裡去奉獻我的聲音?」 沒想到 疏博士 就 打電話給她了, 所以 她馬上說:「我願意。」我們心中都很納悶,她為什麼一口就答應了,因為我們也沒有付她錢。甚至我們願意付她錢,我 們也 覺得是羞辱她,因為她是為主而唱,我們不是她的主。

 

有一次她來錄音。她錄音的時候,我心裡想說,有這樣一位會唱歌的姊妹,哇,能夠錄音我就很高興了。我在那邊操作錄音,錄到一半的時候,她就轉 回 頭來,哇,我就想是不是什麼事情使她生氣啊?還是怎麼樣?今天有一位姊妹 問 說, 我 們剛才唱的「 我 的靈魂渴慕你」那一首歌, 在光碟中 ,那位 主唱的 姊妹是誰?就是 這 位黃智薇姊妹。 她 很會唱歌,她是這樣子被主蒙召來的。 當 她轉過來 時 ,我心裡想:「我是不是做什麼錯事啊?」她就跟我說:「李家欣弟兄,你有什麼意見,有什麼建議,讓我唱得更好?」我心裡很感動,我說:「沒有,沒有。」我真的覺得我唱歌不如她,真的不如,她是很誠懇的問我。 主 說 : 「你們彼此該想自己不如人。」(斐二 3 ) 一個很有恩賜的姊妹,這樣謙卑,所唱的歌真的很打動人。

 

幾年以後,她要搬回台灣。當她回臺灣前我們問她,如果以後我們請你回來唱歌,你願不願意?她說:「我願意。」後來,因著這個樣子, 我 一兩年前寫 Email 給她 說:「我們又 要 錄一張 CD , 想 請你回來唱歌 , 我們有幾個主的僕人願意付你機票錢。你從台灣飛過來,我們願意付你機票錢。」她就回一個 Email :「謝謝你們願意為我付這張機票錢 , 可是這是我份內的事。」她知道奉獻,可是當她奉獻的時候,並不是說:「我奉獻, 所以 李家欣你應該好好為我看著機器。」她不是這樣,她奉獻了她的生命,奉獻了她的金錢,她仍然非常非常的順服,非常非常的聽命。她覺得自己不如人,她覺得需要主。其實我真的覺得我需要耶穌,我真的很多事不會,我真的需要 耶穌。真的, 不論作什麼事情,在任何地方,我 都 需要 耶穌基督 。沒有 耶穌基督 ,我真的什麼事都 做 不成。

 

當 智薇姊妹 到了美國,錄完了音要回台灣的時候,她還拿了一張支票給我們,奉獻給主的事工。她自己出機票錢, 另外 又再奉獻 一張支票 。她是這麼會唱歌的姊妹,很多人聽到她唱的歌 都很感動 。我以前公司的老板聽到 她的歌聲 後說:「這一位姊妹,她是歌星嗎?」「 不是,只是我們教會的一個姊妹。」他是一位美國人 ,聽不懂中文,可是當他聽到這一個甜美的聲音時,他說:「我的心都覺得好舒暢喔,好舒服,有平安的 感覺 。」因為人愛主,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主,是更大的奉獻。聽命勝於祭獻,奉獻是剛開始,可是後來 還 能夠聽命。聽命奉獻的是自己的歌聲,自己的金錢,不只是這些,甚至有時候把自己的面子也奉獻上去,把自己的形象也奉獻上去了,把自己覺得可貴的,都奉獻上去了。

(八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(斐二 5 )

聽命勝於祭獻。 主的話 說: 「各人不可只顧自己的事,也該顅及別人的事。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」(斐二 4 、5 ) ,要有基督耶穌的心情 : 「祂雖具有天主的形體,並沒有以自己與天主同等,為應當把持不捨的。」(斐二 6 ) 雖然 耶穌基督 有所有天主的恩賜、所有的恩惠,祂卻沒有因為自己有這些恩賜而自高、自大。當我讀到這裡 , 也常常警惕自己:「主啊,一切美好,都是由你而來的,一切的恩賜,都是你的。我願意把這些恩賜再還回去給你。」當這位黃智薇姊妹回過頭對我說,還有什麼建議可以讓她唱得更好,其實你們從屬靈上 來 看, 這 不是一般世俗的想法 。 因為她會唱歌,我不會唱歌;她學音樂比我久,各方面都比我優秀;可是 她 卻為了愛主而 這麼謙遜的問 ,為了愛主而奉獻,為了愛主而順服。

 

我們打開哥羅森書第三章十二節 : 「為此,你們該如天主所揀選的,所愛的聖者,穿上憐憫的心腸」(哥三 12 ) ,你們該如同天主所揀選的 、 一位被耶穌基督所愛的聖者,穿上這一個憐憫的心腸,一個耶穌基督的心腸, 「穿上憐憫的心腸、仁慈、謙卑、良善和含忍;如果有人對某人有什麼怨恨的事,要彼此擔待,互相寬恕。」(哥三 12 、13 ) 對人有怨恨的事情,說:「主啊,為什麼是他做這事?讓我好鬱悶。為什麼他 做 這事,讓我在你的事工 上 有虧損?為什麼?為什麼?」 人常常說很多 為什麼 、 為什麼 , 在天主前,有的時候什麼 問題 也沒有。在愛 內要彼此擔待,互相寬恕 。 「就如主怎樣寬恕了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寬恕人。」(哥三 13 ) 我們常常在彌撒的時候,都會說:「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,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。」真的嗎?真的!我願意。主怎麼寬恕了我,我也願意怎麼樣寬恕人 。 即使我不能,即使我不喜歡,我都願意。 「在這一切以上,尤該有愛德,因為愛德是全德的聯繫。」(哥三 14 ) 愛超越了一切。我若奉獻了我的全部,縱使我捨身投火,如果我沒有愛,為我什麼益處都沒有 (請參閱格林多前書十三章第三節) 。如果為了愛主而奉獻 , 為了愛主,能彼此擔待,為了愛主能同心合意,為了愛主而唱歌,為了愛主而見証,為了愛主而接東西、搬東西 … , 為愛主而做 ,都 會 很快樂。有了主,愛主,有的事情真的很容易、很快樂、很喜樂。在愛中彼此擔待,在愛中彼此經驗到喜樂。

 

感謝讚美主,因為主在祂的愛內救贖了我,讓我進到天主的家中,天主的家中充滿了喜樂。家欣雖然是我的名字,真的,我在天主的家中,才嚐到了這真正的喜樂,而且這個喜樂一年勝過一年;這個豐盛,一年勝過一年。昨天晚上,我們一起吃點心的時候,承章弟兄跟我說,他 們 公司 做 的事業一年比一年大,我的心中也覺得阿們。我說:「承章啊,你去年也 是 這樣說 的 !你每一年都這麼說。」願我們每一年都這麼說。就如同我 對 我太太說,我每一年經驗到的豐盛超過前一年,而不是「為什麼 昔 日勝過今日?」 (請參閱訓道篇七章第十節) 那就很鬱悶;而是今年勝過去年,明年勝過今年。在愛中,一年勝過一年的豐盛,是很自然的。我真的體會到主給我的喜樂,在天主家中的喜樂,豐盛上再加豐盛,歡欣上再加歡欣,天主的歡欣。我愈來愈喜歡這個名字。主給的名字,因為我們不能給自己取名字。

 

感謝讚美主,願一切光榮都歸給主。我將時間交還給疏博士。

(九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人心所未想到的。(格前二 9 )──主僕疏效平結語與介紹

在主的家中,我們 會 碰觸到只有在主的家中才 會 有的豐富,只有在主的家中才 會 有的經歷 , 只有在主的家中,那個不可能的事情,都變成了可能。一個沒有辦法活得幸福美滿的生命,卻因著在主的家中, 因著 愛主,把主放在首位, 生命就要活得不一樣 。當我們會愛主,祂在我們生命中是最重要的 位置 , 我們 生命中 全部 的事, 就 通通有了次序,生命中的每一件事,都要不一樣。

 

有一位愛主的姊妹,她非常非常的愛主。其實主召叫揀選她,那時,她是為了一個心中所愛的人──她的未婚夫, 而願意 來教會慕道。她的未婚夫是我們教會的一個教友,她的未婚夫說:「不信主就不結婚。」結果她就是這樣子來慕道。慕道了一年又一年,聽了很多關於基督的道理,也知道了很多該要學的,可是有一件事她很難,就是要在 衆 人面前說:「我願意接受耶穌。」 這須 要好多的願意噢:「你信耶穌嗎?你願意接受耶穌基督嗎?你願意接受耶穌基督作你 唯一 的主嗎 … ?」這個為她有困難。但是天主記念 她 ,就在我們一次主的聚會中,她碰觸到了主。當她碰觸到主,生命 就 完全改變了。她開始非常非常的喜樂,她開始願意一生生活在天主的愛內。她就突然火熱起來,比她的未婚夫還火熱,非常非常的火熱 。 她願意她生命中的每一件事,都在主的愛中,她願意把婚姻都交給主。

 

主大大的祝福她的婚姻, 並給了她一個 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人心所未想到的婚 禮 。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婚 禮 ,這個婚 禮是 在我們講習會中間舉 行的 ,是主特別在台灣擺了一個 聖筵 ,這個 聖筵 的主題就叫「雅歌──歌中之歌」,在講人跟天主之間的愛。耶穌基督看我們是 是全美的,你毫無瑕疵。」(歌四 7 )「我的妹妹,我的新娘,你奪去了我的心!你回目一顧,你項鏈上的一顆珍珠,奪去了我的心。」(歌四9 ) 狄剛總主 教為他們主持這個婚禮,好多主的僕人都去參與這個婚禮,好多主的愛。是這樣的婚姻。我們昨天有聽主的僕人翠梧姊妹的歌:「我的妹妹,我的新娘, 你 奪去了我的心。」 ( 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 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219 首「妳奪去了我的心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 ) 這首歌 是承章弟兄唱的,是家欣弟兄編的曲。很多僕人 在感動中 ,也寫了很多首歌,在「雅歌──歌中之歌」講習會中唱,也 可 在上述網站 ,下載歌譜及聆聽歌曲。 你們要知道那全部的主的 聖筵 ,那整個的 18 片光碟, 編號: M417CD 雅歌──歌中之歌在 www.m4christ.net/web/products/M417CD 網頁,可購買或免費下載聆聽。

 

我們要用信心愛主,來承受主的恩惠。當他們接受了這一個邀請,願意 在台灣結婚之後 , SARS 就發生了 。她心裡想說:「我接受了這一個邀請,如果婚禮 舉行時 , SARS 還沒過去的話 怎麼辦? 在美國沒有 SARS ,為什麼兩個人都住美國,卻跑來台灣有 SARS 的地方結婚?可是主給的,我們都願意要。」其實真的 蠻 震憾的,有三位 nuts ,到中國大陸的疫區去;有兩個 nuts ,到台灣有瘟疫的地方去結婚。可是他們就這樣信了。在他們回台灣之前,台灣的 SARS 全部過去了。不然,有誰來參加婚禮呢?因信 而行 ,而這裡面有很多的愛,這是主家中的喜事。也因著這樣,新娘新郎都來到了這裡。我們昨天也聽到了新郎新娘的見証,就是坐在那邊的兩位:陳澤康與穆景梅。我們今天還有新娘繼續的見証。我們就鼓掌歡迎穆景梅姊妹來見証她在主的家中是多麼的歡樂有福。

 

四、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,我願意! [ 穆景梅 ]

(一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的,父啊!你原來喜歡這樣做。(路十 21 )

神長,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,下午好。感謝讚美主,在主的家中,真是歡樂有福。從小呢,我就夢想著:「我 會 有怎樣的一個婚禮?婚禮的時候要穿什麼樣的禮服 … ?」總是想著:「我的白馬王子會是什麼樣子呢?」從小就會作很多美夢,關於我結婚那一天,到底要怎麼樣。但是,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,我是在這樣一個主神奇的作為當中結婚的。我也從來沒有夢過,我的白馬王子居然會是這個樣子的;我也從來沒有想過,夢也沒有夢到過,我的結婚禮服會是主所送的 、 這樣一 件全新漂亮的 白 紗 禮服。人的腦筋真的想不出,我們的主是多麼的神奇美妙。祂的作為是多麼的神奇!

 

這個婚禮,真是我畢生難忘的,也是唯一一次絕無僅有的婚禮,是從天上降福的,被主紀念的一個婚禮。其實這一個婚禮的見証,我已經見証很多次了,我今天也沒有預備要講這個婚禮的見証。但是,我心裡真是非常的喜樂。疏大哥這樣提出來,我也願意順從聖神的感動,跟大家分享這樣一個喜樂的事情。其實是主在我們的生命當中,所賜下的一個,沒有辨法用言語 來表達的恩寵 。是我們願意把自己全心奉獻給主。用我們這僅有的這一點點愛,來回報主對我們這麼的長、闊、深、高的愛情。

 

剛才疏大哥說,我在多年前還不信主的時候,我就認識我當時的未婚夫。他就跟我講說:「不領洗就不結婚。」我那時就 想 說:「不領洗就不結婚,真 有 這 回 事嗎?」我心裡是想說:「我要跟我未來的先生,有一個同樣的信仰。」這是我心所願。但是,我真的在講習會中碰觸到 了 主。聖神在我心中放下了感動,讓我 在 疏大哥蒙召主 領 的一場「聖神內生活」的講習會 中 , 聽到主的話 。在那個講習會中,疏 大哥引用經上的話 說: 「凡呼號上主名號的人,必然獲救。」(羅十 13 ) 我的心中就非常非常的感動。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呼號主作我的救主。然後我就去教會,來到我們天主的家中,認識了很多很多親愛的弟兄姊妹們,很多的朋友。我也跟澤康去查經班。

 

這樣子一年、兩年,我的白馬王子,為什麼他跟我說的諾言沒有兌現呢?我們主的諾言,絕對是會兌現的,對不對?因為主是忠信的主 , 可是人的話 有時 卻有點不可靠。不過 我的 先生現在 說 話 非 常的可靠,因為我們的主是我們的新郎,我們是祂的新婦。主的話可靠,我們作先生的,也有主的樣子,是主的肖像,愛自己的妻子,為自己的妻子捨命。我們做妻子的,尊敬先生,我們願意順服先生。 澤康現在不一樣了 ,他說話是很算話的。那時候 我 心裡非常的焦急,越等是越焦急。當時我心裡想 : 「主啊,這是什麼意思呢?為什麼我的婚姻,這麼久的時間還沒有一個著落呢?」其實並不是真的急著要嫁,而是心裡不願意被環境所影響。我願意在主內,按照主的意思去 做 。那時候我就學會了一個在主內,主教導我的一個光亮。

 

我們一起來看路加福音第十章二十一節: 「就在那時刻,耶穌因聖神而歡欣說」 ( 路十21) ,就在那個時候,耶穌基督因聖神而歡欣、而歡喜。當門徒們回來,他們制伏了仇敵,他們非常的喜歡,可是主耶穌基督卻對他們說:「你們不要因為你們制伏了仇敵的一切勢力,魔鬼屈服了這件事而喜歡。可是,你們要因為你們的名字,已經登記在天上了而喜歡。」 (請參閱路加福音十章 17 到 20 節) 我們的名字已經登錄在天上了,在那生命冊上,有我們的名字。在天上的新耶路撒冷,有我們的名字。新耶路撒冷的聖城,有我們的名字。我們在基督耶穌內,將來要在天上,祂的寶座上與祂一同為王。我們要為我們的名字,所有主的僕人,天主家中屬於主的孩子,為我們的名字已經登錄在天上而鼓舞歡欣,而喜樂。

 

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是因為聖神而歡欣。瑪竇福音有提到說,那時候主碰到了許許多多的 挫 折,在事奉的過程當中,祂沒看到果效,可是祂因為眼前的歡樂,忍受了十字架,輕視了凌辱,因為祂看到了那天父所承諾 、 應許祂的諾言。祂的心充滿了歡樂,祂因聖神而歡樂、歡欣。主耶穌被接升天,如今坐在天主寶座的右邊,由天父那邊領受了所恩許的聖神。聖神已經賜下,賜在每一個有血肉人的身上。我們就是因著聖神,我們跟主耶穌基督的恩寵相通,我們跟天上的阿爸父相通,教會充滿了希望,充滿了力量,充滿了能力。

 

主賜給我們的,是祂自己的權柄。主耶穌因聖神而歡欣,祂並沒有因環境或事奉的各種困難而失望。祂說: 「父啊!天地的主宰,我稱謝你,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及明達的人,而啟示了給小孩子。」(路十 21 ) 主耶穌是這麼樣的喜樂,祂說:「天地的主宰。」有一次,我記得我碰到了一些挫折,在工作上,那時候我還在上班,有許多的不舒服。有一天,我就去找疏大哥,那是很多年前,我還沒全職事奉主的時侯。我就跟疏大哥說:「我的心很難受 … 。」後來他就跟我分享路加福音第十章的這一段章節。他說:「你要感謝讚美天主。當你這樣感謝讚美天主的時候,你就是承認天主仍然是你生活中,是你生命裡,那唯一作主掌權的 主 ,唯一的天父,唯一的君王。天主仍然是你唯一的主宰。不管你碰到了多大的困難,就感謝讚美吧!」

 

耶穌基督就是這樣。祂說: 「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及明達的人,而啟示了給小孩子。是的,父啊!你原來喜歡這樣做。」(路十 21 )

(二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家的路,是一條全壘打的路,一條更高超的道路

當時呢,因為我現在的先生,當時的未婚夫,他一直沒有和我結婚的打算,我也不知道他心裡作何想?我想說,難到主召叫我不但全職事奉祂,還單身事奉祂嗎?那我就要重新考慮考慮我的未來。我們訂婚八年嘛,訂婚不是盟約。我一直在想主是什麼意思?我那時候也作過見証,我說:「就像一個手舉在半空中一樣,不上也不下。」你說結婚了沒有?一半。不知道訂婚算不算是結婚的一半?是不是單身?也不是單身,好像就是卡在那裡。

 

那時候我又去找疏大哥,我就問他說:「那天主到底是什麼意思呢?」他又告訴我,他說:「你要敬拜主的道路。」這時候我又想起了路加福音 第十章和 瑪竇福音十一章的 那 段話。「要敬拜主的道路」,疏大哥用了一個比喻,我非常的喜歡,到現在還記憶深刻。他說,就像作歌一樣,作歌最難的就是「 Fa 」和「 Ti 」對不對?我也發覺說,我剛剛開始作歌的時候,我真的不會用「 Fa 」跟「 Ti 」。但是,當我會用的時候,我就發覺那個音懸在那裡一半的時候,有一種無窮的韻味,那種無限的美妙,你不知道它下面會怎麼樣的發展。好像在大海當中,主為我安排了道路,是一條新路。

 

在這個天主的家中,祂為我安排了一個 Home run ( 全壘打 ) 。回家的路,是一條全壘打的路,一條更高超的道路。 主 是要我在這條道路上,跟隨著祂,祂緊緊的抓著我,快速的奔跑。因著愛祂,因著祂對我無限的愛,我願意跟隨祂。我現在當然是看不遠,尤其是剛開始學習事奉主,看不遠,可是主說:祂的話 「是我步履前的靈燈,是我路途上的光明。」(詠一一九 105 ) 祂沒有說,祂的話 使 我可以看到 全貌 ,從現在到我死,所有祂都照亮。祂說是我「步履前」的靈燈,我每走一步,我都要靠主的話來幫助我。是我 「路 途上」的光明,我 須 要走主的路,在主命定的道路上,每一時、每一刻、每一分、每一秒,步步體會主的心,主會按照我現在的需要來光照我。

 

當時,我不知道主是什麼意思,可是 後來 我 瞭 解到,原來手懸在半空中,原來那個音樂,有一個未完全完成的音符懸在那裡, 竟 是如此如此的美妙。因為我不是知道很遠,但是我卻知道,因著聖神,我知道天主會來,幫助我完成那個我靠自己沒法完成的 、 懸在一半的 沒 有完全的韻律。而天主為我們所 做 的,是我們無法想像的,因為祂是神奇的謀士。如果是我自己 做 ,我當然會想 要 這樣 做、 那樣 做 ,就有很多的律法。可是新酒是要裝在新皮囊裡面,我們有了主新的生命,那酒是來自聖神的屬天的力量,要來充滿我們 這新的生命 。如果還要用這舊有的、肉性的老我去承接天主屬天的恩惠,我們就完完全全的迷失了,我們不知道那屬神的恩寵是怎麼樣的豐厚。

 

所以感謝讚美主,當時我不是律法式的去問我的 未婚夫 說:「為什麼你不娶我?你不是告訴我是這樣嗎?那你為什麼沒有這樣呢?」我們要同氣相愛,我沒有要跟他爭吵。我就由主在我的生命中,由主去為我譜下這美好的音符。我不需要勞苦重擔 的 自己去想 , 這個音符要怎麼樣來配和弦。我 想 不是 甚麼事 都 要 懸在半空中, 不然 我們人都卡在那裡了, 我對主 說:「喔主啊,既然你教了我這個功課, 那麼 就在 你 要我放手、停手的時候,我就放手停手。」是的父啊,你原來喜歡這樣。

 

當我這樣放手停手,由主完全安排我未來的道路的時候,我就真實的經驗了──我放手,祂接手!昨天澤康也這樣子講,因為他也真實經驗了,我放手,我不去 push 他, 主就工作 。我常 開玩笑 說, 我不要作「 PHD 」(博士): Push Husband to Die (逼先生去死)。我在還沒有結婚前,主就教導我這個功課,所以我就不 push ( 逼)他。當我不再去 push 他的時候,他也經驗到了,我放手,主的手接 得 好快,主就馬上接手。

 

那時候主就為我安排了一個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人心所未想到的婚禮。我真的完完全全沒有想過 會有這樣的婚禮。 我這一生活到快四十歲,還是超過四十歲,我忘記了,因為在主內,一日如千年,千年如一日 , 在主內永遠年輕,我已經忘記我幾歲了。我只記得 , 是這樣子一個美好的婚禮。而在這樣子的一個婚禮中,我真實的經驗了,我與 衆 聖徒們一齊體驗了天主的愛是多麼的長 、 闊 、 高 、 深。

(三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,纔是有福的!(若二十 29 )

我從來沒有想過,我的婚禮,是由我不熟識的一位修女 為我籌劃的 。我只是因為福傳,到了台北,見過這位修女──主顧修女會的會長李惠蘭修女,到她的修會去服務,她受到了聖神的感動,她說,她的朋友可以送我婚紗,問我們願不願意來台灣結婚。那時候,我們在台灣有一系列的福傳。當時她這樣子講,我只是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,因為我們的家都在美國。我不可能不管我 高齡 的爸爸,就到台灣去結婚;澤康的家也是在美國。我想說,這是不可能的事。我們在那邊開玩笑,沒想到主已經親自動工了,那時我都還沒有認出主的手。回到美國之後沒有多久,就接到李修女的來信說:「你們是不是願意來台灣結婚?」她寫 Email 給我,給澤康,還有給疏大哥。她告訴 我 說:「也請疏大哥分辨分辨,是不是妳跟澤康明年來主顧修女會 結婚 ?」因為她已邀請了疏大哥隔年去她的修女會, 主領 一場講習會。她說:「是不是在那個講習會當中結婚,舉辨你們的婚禮?」她要我們分辨。

 

我就開始仔細的分辨。在分辨的過程中,一次又一次,我真實的經驗到那是來自主的 旨意 ,那是來自主,主願意我們在台灣有這樣的一個婚禮。我也跟疏大哥分享了我分辨的過程,疏大哥告訴我一件事,他說,當我們在台北,修女那樣提的時候,他的心裡面已經知道,天主的手在動工了;他己經知道,天主在這件事上,要有神奇偉大的作為。但是他默存於心,讓天主聖神親自的引導。結果這件事情就這樣的水到渠成,就發生了。

 

在我們答應修女後 , 就發生了 SARS 的事 。我們 在主前再分辨 ,主就給了一段話,我也願意和各位分享。若望福音二十章,當耶穌基督復活之後,祂顯現給門徒。這個時候多默他不相信。他說, 他除非看見祂手上的釘孔,探手入祂的肋膀 , 否則他決不信(請參閱若望福音二十章第 25 節) 。這一天,主就顯現給他們。在二十六節 : 「八天以後,耶穌的門徒又在屋裏,多默也和他們在一起。門戶關著,耶穌來了,站在中間說:『願你們平安!』然後對多默說:『把你的指頭伸到這裏來,看看我的手罷!並伸過你的手來,探入我的肋膀,不要作無信的人,但要作個有信德的人。』多默回答說:『我主!我天主!』耶穌對他說:『因為你看見了我,纔相信嗎?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,纔是有福的!』」(若二十 26-29 )

 

難道我們看到了主,我們才相信嗎?可是經上說,我們沒有看見祂,我們卻 愛慕 了祂;我們 如今仍看不見 祂,卻 還是相信 祂 (請參閱伯多祿前書一章第 8 節) ,因為我們真實的經驗了那來自祂的天主聖言 。 我們在聖言內重生,我們在聖言內與主相遇,我們跟主在一起,真實的經驗了祂的愛。祂說不要作無信的人,但要作一個有信德的人。

 

當主這樣子跟我講的時候,我也真實的相信,主的恩惠真的是要用信心去支取的。我當時心裡想, 有 SARS ,即使我跟澤康敢去, 可能 也沒有人來參加婚禮。但是,當主的話出來的時候,我就相信主必定成就。我 們 五月的時候作了這樣的分辨,七月的時候 SARS 就真的沒有了。

 

後 來 李修女 告訴我, 她的朋友可以提供我婚紗。我想 就 是借我穿,沒想到修女說她是要送我一套全新的婚紗。那個時候我才 瞭 解 說 ,原來她送的這一件婚 紗 ,有好多屬靈的意義 與預像 。 這 是主賜給我們每一個人的一件潔白的衣服,就是祂自己 。 祂為我們準備了義德的外衣, 祂 為我們準備了救恩的衣服 , 是每一個屬於祂的新娘 , 都有的一件潔白的衣服。這是主為了 祂的 婚宴,為 祂的 每一位新婦 , 所量身打造的一件屬靈的婚紗。我的心裡真是非常的感動。

 

我記得在 分辦的時候,澤康他心裡面還有很多的猶豫,因為他那時候也沒有工作。他想結婚之後,我們就要面臨出去找房子 及 各種生活上的負擔,這樣子怎麼辦?於是他就有一點軟弱。可是有一天,我們 在 LA 的講習會, 在 結束的時候,疏大哥問有沒有人願意上來見證?結果 有一 位弟兄上來。我們以為他要分享什麼,結果沒有想到他上台說:「我幫景梅寫了一封信給澤康。」他這樣講,我們每一個人都愣住了 , 因為我 並 不認識他,只是我以前 公開 作過 關於我婚姻 的見証。他說:「澤康啊,澤康,你什麼時候才要 讓 你漂流在外面八年的肋骨,回到你的肋膀來呢?」當他這樣講的時候,我就一直笑一直笑,我 心裡 想:「這個人真 好笑 ,我又不認識他,可是他會講出這樣子的話來。」我在這邊一直笑,澤康就在旁邊開始哭了。所以說,天主在 祂 家中神奇的作為 , 是我們沒有辦法想像的。一個 完全 不認識的弟兄,我只是 去那 邊服務,就像這樣子的一個講習會,我們在這裡見証主的榮耀跟生命;你們在座的, 有 的是見過 的 , 有 的是沒見過的,但是也不知道你們的名字。可是,主就用了這樣一位我與澤康全然不認識的弟兄。

 

那個時候,疏大哥就問澤康:「有沒有回應啊?」我心裡想:「 澤康 木 訥 寡言,他有沒有回應呢?」沒想到他一上去,就一直掉眼淚,但他回答什麼,我忘了。我只記得後來他作見証說,那時他的心裡深深感動,原來主在 呼 召他,他這個漂流在外的助骨, 也要 回到主的肋膀中,回到主的心懷裡。主只是藉著我來呼召他,我不知不覺中,又成了主的器皿。可是主又藉著那位弟兄,使澤康心裡感動,願意不再害怕,而回應主的呼召。後來澤康跟我說,他回去以後,他的心裡還是有 忐忑 ,他就又去找疏大哥。所以疏大哥 總是 很忙 ,我這幾天看到 他吃飯的時候, 有 很多 弟兄姊妹 圍著他, 要跟他說話 ,但是他 一直都 這麼樣的喜樂 、有耐心 。在天主的家中,有一位這樣願意全心奉獻給主,這樣代表主來照顧主羊群的主的僕人 , 我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有福。就是這樣,澤康就跟疏大哥講了很多,疏大哥也跟他分享了很多主的光亮。

 

澤康後來跟我說:「我願意像伯多祿因信而邁步行在海上一樣地信主!」當主說:「來吧!」 澤康 聽到了主的聲音,他如果不願意以信心回應主的這一聲「來吧」,不跨 出 這 一 步 , 到海面上行走 (請參閱瑪竇福音十四章第 28-33 節), 他可能第九年 、 第十年 … , 都 還是我的未婚夫,我就永遠改不了稱呼 了 。

 

我們已不再是那個在外漂流的肋骨了,我們已是主的新婦了,我們已是主的新娘了,我們的稱呼都改了。我們都不再是外邦人了,我們都是將來可以在新耶路撒冷, 與主結合的主所愛的、呵護的孩子,是祂所召叫的僕人。回到天主的家中來吧,回到你恩寵召叫的位子上,堅強的站立在那裡吧!

(四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辰各在自己的崗位閃爍,喜形於色。(巴三 34 )

你們是否看過或聽過,新郎新娘從頭到尾,根本不知道婚禮是怎麼籌劃的?因為我們在美國很忙,我們一直在為事奉的事情忙,然後在台灣三個禮拜的巡迴服務,台北是講習會的最後一站,主題是「雅歌──歌中的歌」。疏大哥知道,我們的婚禮在講習會中舉行,是來自天主的旨意,所以他就跟我們同僕們分享,同僕們就作了很多屬神的歌曲,來祝福我們的婚姻。歌詞裡有好多天主的聖言,主說要用聖詠、詩詞,還有屬神的歌曲,互相對談(請參閱厄弗所書五章第 19 節)。我們真是有福,有這麼多主的僕人,在祈禱中寫下了這些從主領受來的祝福的歌。

 

我們是在一個主全然的祝福中,走上紅地毯的另一端。在那紅衢道上,我真的感受到主在那一邊等著我。雖然在現世,是我的新郎在等著我,但是在天上,我的新郎主耶穌基督,就在那裡等著我。就是在那條高超的道路上,在那個門那裡,祂在等著我。祂這樣看著我,當我走向我的新郎時,就彷彿是走進了主的懷抱裡,心中充滿了喜樂。在天主的家中,我真的經驗到彼此相愛,同氣相愛,思念同樣的事,我們是這麼樣的分享主的愛,充滿了喜樂。然後就有一連串的奇蹟發生。

 

我們在講習會的最後一天,結束前最隆重的彌撒中,由狄剛總主教主婚,完成了婚禮。主婚完以後,他就退休了。李修女辦完了那場講習會和婚禮後,她也卸任了。好像天主從各地聚集了祂的僕人,就這樣子的完成了這屬靈的聖筵與婚禮。我心裡真的是非常的感恩。在修女會,修女們說我是被她們嫁出去的女兒。她們又是嫁女兒,又是娶媳婦,因為她們說:「澤康是從她們那邊把我娶回去的。」修女會又娶媳婦,又嫁女兒,耳所未聞。

 

我們兩個真的有很多的第一次。我們是在修女會入的洞房。真是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人心所未想到的。修女院入洞房,那是作夢都沒有想到的事情。主還為我們準備好了禮車。因為有主的僕人說,要開車送我們去這裡、去那裡。有一位主的僕人就說:「你們一定要坐我的車!」其他的人就很不服氣,就問:「為什麼一定要坐你的車?」他說:「因為我的車叫『雅歌』啊!」他的車英文是 Accord (本田 雅歌)。他說:「我的車就是『雅歌』。」所以連我們的禮車,主都為我們做了神奇的安排。這些神奇的事情,真的發生在我的生命中、生活裡,發生在天主的教會中,在天主的家中。

 

如果我今天沒有信主,如果我的先生沒有說「不領洗就不結婚」,如果當初我沒有碰到疏大哥傳講了主的話語 … ,今天,我不但沒有這個婚禮,甚至還在這個世界上載浮載沈,過著痛苦的日子。但是今天認識了主,在主的家中經驗到主深沈的愛,我只能說:「但願這一生,這一世,真的只願討主的歡欣。」非常的感謝讚美天主,這樣的愛了我們,主真的是要所有屬於祂的人,在祂的家中,充滿了喜樂。

 

我們看一下巴路克先知書第三章三十三節: 「是祂命閃光發出,閃光即發出;祂一召回,即顫憟應命。」(巴三 33 ) 是主命閃光發出,閃光就發出。所有的祂的僕人,是反射天主榮光的,我們站在我們既定的位子上,祂命我們作什麼,我們就作什麼。祂要我等待,在祂內等候,我就等候;祂要我在台灣結婚,我就在台灣結婚,我們就經驗到從天主來的光。我願意這樣反射祂的榮光,願意把主賜給我的一個新生命,在祂的眼中是寶貴的,奉獻給祂。我願意把自己全新的全人奉獻給祂。

 

「祂一召回,即顫慄應命。」(巴三 33 ) 主說:「不要做,停手!」我就停手,我就不做。祂一召回,我就顫慄應命。願意求主的憐憫,在主內完全的順服。主說: 「父啊!你原來喜歡這樣做。」(路十 21 ) 三十四節: 「星辰各在自己的崗位閃爍,喜形於色。」(巴三 34 ) 星辰在自己的崗位上,我們站在那主召叫的恩寵的位置上,不管是遇到什麼樣的困難,我們都有主勝利的右手扶持我們。聖神的膏油親自在傅抹我們,因為祂在仇敵面前,為我擺設了宴席;祂使我們的杯爵滿溢,在我們的頭上傅油。我們在我們的崗位上閃爍著,我們喜形於色,我們充滿了喜樂。 「祂一召喚,隨即答說:我們在此!向自己的創造者欣然閃爍。」(巴三 35 ) 祂就是我們的天主,沒有別的可以同祂相比。主啊!我們在此!祂一呼號,我們就應命,祂一呼召,我們就回應說:「是的主,原來你喜歡這樣做。」是的主,我們在此,在此做什麼呢?向自己的創造者欣然閃爍。我們這一生一世,只願討主的歡心。我們只為祂閃爍,我們只討祂歡心,我們只討祂喜樂。

 

我真的願意這一生一世,只願意主破碎我,只願意主完美的旨意承行在我的身上。我願意!所以當在婚禮上,主教問澤康說你願不願意娶穆景梅作為你的新娘的時候,我們常常就開玩笑說:「常常新郎就跑掉了。」主的僕人不跑掉!主的僕人就是站立在主召叫的位置上。主教問他願不願意的時候,我就側耳靜聽!我就聽到我的新郎好大一聲說:「我願意!」他真的說得很大聲,全場都在大笑。因為全場都知道我等八年了嘛,對不對?不止是我一個人喜歡聽這一聲「我願意!」我們大家都喜歡嘛。問我的時候,我當然也說:「我願意。」我心裡真的好開心。我心裡想:「我這八年也沒有枉等。」一聲「我願意」三個字,他說得這麼宏亮有聲、鏗鏘有力。

 

我們向主回應的時候,也是這樣說:「我願意!」而不是主虧欠了我們什麼似的,我愛要不要。以前疏大哥分享說:「不要將來到了天上,你看到了主的時候說:『主啊,我也沒有辦法,我不得不嘛。』」不是這樣,是「我願意!」很大聲的全心跟主回應,我願意這樣。我願意按照主的旨意,我願意主完美的旨意承行在我身上,我願意作祂的僕人。

 

婚禮之後有一天,我真的按捺不住,就跟我的先生說:「那次在婚禮上,你說『我願意』,哇,好喜樂,好窩心喔!我真是高興的不得了。」澤康就說:「哦,因為我怕麥 克 風沒電了。」麥克風沒電要充電。我們主的僕人沒電了,仰望上主吧!必獲新力量!這是祂的應許,凡仰望上主的,必獲新力量,有如兀鷹振翅高飛,奔走而不疲倦,疾馳而不困乏(請參閱依撒意亞先知書四十章第 31 節)。感謝讚美天主,願我們一生一世都跟隨主。

 

我把一切的光榮歸於主。我把時間交還給疏大哥。

(五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耶穌,我對你只有一個字:「是!」 ──主僕疏效平結語

當我們會向主耶穌說「我願意」,是因著我們對祂的愛。當我們願意了,就持續的願意。這一份願意,主不替我們說。從來沒有一個新娘可以替新郎說:「你願意娶我嗎?我願意。」也沒有一個新郎說:「你願意嫁給我嗎?我願意。」這樣主教是不會幫你主婚的,神父也不會幫你証婚的。你要自己說:「我願意。」主不幫助我們說這一句話,因為祂尊重我們是有位格的。「我願意!」我多麼願意!我這一生一世都願意!

 

有一次在聖神的感動中,我跟主許 諾 說:「在我今生今世裡,主耶穌,我絕不跟你說『我不願意』,我絕不說『 No 』,我對你只有一個字 ── 『是!』」當我講完那句話後,我就趴在地上嚎啕大哭,哭 得 好釋放,因為我知道,是我的主祂先願意召叫了我。也就是這份願意, SARS 有什麼難呢?這有什麼難?那有什麼難呢?好多的難處就不見了。當我們會跟主說:「我願意」,很多事情就沒了。當我說:「我願意」,事就這樣成就了。能夠跟主說「願意」的人是有福的。

 

主給我們的恩惠,是難以想像的,也是我們沒有辦法離開主自己去保守的。我們沒有辦法用我們的手,血氣的手,去保守這屬神的托付。我們只有說:「我願意,求你按照你圓滿的旨意,成就在我的生命中吧。」像聖母瑪利亞,她也只是說:「我願意,願你的旨意承行吧。」 (請參閱路加福音一章第 38 節) 是天主使得她在聖神內受孕的。天主使得祂的救恩承行在我們的生命上,可是祂要我們說:「我願意」。

 

我們待一會回到這邊,在聖神內祈禱,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在聖神內,在主前說:「我願意」。我們這一份願意,你要知道是你一生一世最好的決定,最重要的決定。你想想看你真的願意嗎?我想清楚了:「我願意!」就是這個願意,讓我一生一世都願意再說「願意」。有電的時候我也大聲說,沒電的時候,我也大聲說。就算我的 聲 音 諳 啞失聲,在我的心裡面,還是要帶著信心,帶著愛,跟主說:「我願意!」我們的主更願意。你看著在十字架上的主,你就知道,祂願意。

 

我們 等一下 會休息十分鐘。在這十分鐘裡,我們在祈禱中 安靜自己 ,謝謝 主 給我們各式各樣的恩惠。然後我們回到這邊,我會跟大家分享一 些 簡短的訊息,然後我們在祈禱中,要向主說:「我願意!」主知道,主召叫我們,就是要把更豐盛的恩惠賜給我們。我們在愛裡面,我們向祂說:「我願意!」主的僕人也會為每一位祈禱。主知道我們每一位的需要,祂會把各式各樣的恩惠賜給我們。那個最大的恩惠是跟祂住在一起,最大的恩惠是進入祂的內室。只有新郎 和 新娘彼此很願意,才會進入那內室中,見到主的奧祕 、 主的豐美。 在內室裡 ,我們認識祂長闊高深的愛,認識祂的全能,認識那是我們永遠安息 、 跟祂在愛裡永遠在一起的美好地方。你們願意嗎?「我們願意!」 (眾答) 你們願意 就 大聲的說:「我願意」 好嗎 ?「我願意!」 (眾答) 我們的主都聽見了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事的見証人。我們將來在天上,也要紀念「我們願意!」

 

讓我們在休息時間,我們跟主交談。如果主光照你,有什麼罪,就在心中跟祂認罪悔改,呼求耶穌的寶血洗淨。罪會阻擋天主的恩惠,可是耶穌的血已為我們流了,祂的寶血必要洗淨我們向祂明認的罪。你要誠心的向祂認罪悔改,誠心的願意祂圓滿的旨意,承行在我們的生命裡。

 

五、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向主獻上一生 [ 疏效平]

(一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裏給上主立了一座祭壇,稱為雅威沙隆。(民六 24 )

在民長紀第六章第二十二節,上主對祂所召叫、揀選的民長,祂的僕人基德紅,賜下新 的光照啟示 : 「基德紅遂知道他是上主的使者說:『哎呀!我主上主,我竟然面對面地看見上主的使者!』」(民六 22 ) 我們真的碰觸到主的 光照 啟示,知道這天地的主宰,祂是這樣的向我們顯示祂的愛。我怎麼面對面地看到了祂呢?我不潔如何能面對祂呢? 二十三節: 「但上主對他說:『你放心!不必害怕,你不會死!』」(民六 23 ) 人若不潔,見到天主是見光死;人若是像木草禾 稭 一樣,靠近火就會焚毀。我們都是唇舌不潔的人,住在唇舌不潔的人中,我們怎麼能夠親近主呢?我們怎麼能夠在祂的榮耀中,被祂的愛所擁抱呢?我們怎麼能堪當得起祂這屬神的祝福呢?可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就是「不要怕!」當伯多祿看到了主行的異能奇蹟的時候,他跟主說:「主啊,求你離開我吧!因為我是個罪人。」 (請參閱路加福音五章第 8 節) 以前他不自知他是個罪人,突然在主的榮耀中,他發覺 自己 是這樣的不潔,如何能靠近祂呢?其實他真的在表達「我不配」,可是天主知道伯多祿的心,反而召叫了他,使他成為漁人的漁夫。

 

上主 在 祂的榮耀中 , 基德紅非常的害怕,主就安慰他:「你放心 ! 你不要害怕,你不要怕這,你不要怕那,你不要害怕,你不會死!」事實上 , 只有在祂內有永恆的生命,只有在祂內 , 信祂的人永遠不會死 。 二十四節: 「基德紅就在那裏給上主立了一座祭壇,稱為雅威沙隆。」(民六 24 ) 每一次得到了啟示,就要用祭壇來回應所領受的啟示、寵召,意思就是向主表達:「我已領受你的啟示寵召,我當不起你這恩寵的召叫,我只有奉獻交託在你掌管中,來順服依靠你,我敬拜你,我敬拜你的作為。」這祭壇是為 「 奉獻 」 與 「 敬拜 」 。 「 奉獻 」是 交託在主的掌管中,我因而 「知道我所信賴的是誰,也深信祂有能力保管我所受的寄托,直至那 一日。」(弟後一 12 ) 「 敬拜 」是 敬拜主,與敬拜主的作為 。 我當不起, 主 卻認為我當得起 。 我敬拜主、我向主敬拜,也就 是向 主低頭 ──你 就是主, 你 是 我 的天主。 當我們低頭順服 敬拜 時, 聖神的傅油就會澆灌下來,耶穌就真是 我們 的主。我們因而能 「依賴那住在我們內的聖神,保管你 (我們) 所受的美好寄托。」(弟後一 14 )

 

如果新郎沒有說:「我願意娶你。」新娘怎麼能去說:「我要嫁給你 」 呢?如果主沒有召叫我們,我們如何能去跟隨祂呢?

 

我們怎麼知道有這召叫呢?就在於啟示與光照。我們很多人聽了一直點頭,因為聖神在你的心中,把主的這份恩寵召叫向你顯明了,你是知道的。知道了,就需要去祭台,把你自己奉獻給祂,回應祂, 敬拜祂, 祂就在那裏。

 

我們今天有主的光,能夠在祂的愛中是有福的。我們願意把自己奉獻給祂,敬拜祂的作為,我們就不會在祂的家中常常做不該做的事,或者想要離開祂的家往外跑,明明已躺在好的、舒適的床上,還是要往禍坑跑。我們不會再這樣,因為我們已經不是沒有結婚的姑娘,而是屬於祂的新婦。

 

這裏就是你永遠的家,我們 是 跟祂有 盟 約的,這是一個神聖的時刻 。 你們知道這裏就是天主的家嗎?知不知道?我們早就知道了,因為天主很多的作為就在我們中間 。 儘 管剛才休息的時候 , 我的姊姊還告訴我 ,先前 有一位弟兄還是姊妹問她說,那一首「我的靈魂渴慕你」 , 那唱歌的姊妹是誰啊?他真沒想到,家欣在不知情下, 在台上 就講了,就回答了他想知道的答案 。 主知道我們想要知道什麼 。 主知道我們想要事奉祂,祂就在這裏告訴我們如何事奉祂,敬拜祂的道路、敬拜祂的作為,就是 主所 做的 樣樣 都好 。 我們有啟示,就要奉獻敬拜,把你得的啟示交給祂,求祂來保守 。 這是我們要做的事, 所以 基德紅築祭壇敬拜 主 。

 

祭壇已經在這 裡 ,主的神已經把我們準備好,主的啟示也讓我們的心火熱 、 震撼 。 我們 的 心裡 、 我們的口 裡 剛才都說 :「我願意!」經過了這幾分鐘 , 你還願意嗎?願意!不要說這幾分鐘,就是幾年你仍然願意,「我願意!」「雅威沙隆 」 是什麼意思?就在 聖 經旁邊的注釋最後一句話,「雅威沙隆 」 意即「 上主的平安」 。 上主的平安就在於你奉獻、你認識祂是雅威沙隆,你可以一生一世不再害怕 。 你不會對一切的受造而害怕,你不會為颱風而害怕,你不會為坐飛機而害怕,你不會為 SARS 害怕,你當然也就不會為禽流感害怕。你真的可以 讓 祂的平安 , 在你的心中作主為王,你會認識那是一個多麼好的生命。除非耶穌在我們的生命中作主為王,人 是 永遠沒有辦法有安息的,而且 是 持續的安息。除非我們奉獻給祂,我們進入祂內,那裏有無限的豐富,我們會認識祂真是和平的君王。祂把祂的和平給了我們,成為我們盟約的印證,成為我們心中永遠的安慰和保證。

(二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神奇的謀士、強有力的天主、永遠之父、和平之王。(依九 5 )

我們再看依撒意亞先知書第九章,這和平的君王,祂是神奇的謀士,第九章第五節: 「祂的名字要稱為神奇的謀士、強有力的天主、永遠之父、和平之王。」(依九 5 ) 我們救主的名字要稱為「神奇的謀士」。「神奇的謀士」就是祂想的我們想不到,我們覺得好奧秘,卻是真實的。你怎麼會想到你結婚的時候,有修女在修院裏面佈置洞房,與安排鬧洞房的場景?我作證,我們好幾個人作證,真的在那邊歡樂。你怎麼知道你結婚的時候,不在你父母這邊的家中,而跑到台灣去?你怎麼知道連馬來西亞檳城的承章跟寶琴夫婦也去了,新加坡也有人去了,世界各地都有同僕去到那邊?因為你屬於主!

 

我們天上的阿爸父是這樣的照顧祂的兒女,不但照顧他們,不但照顧你,也照顧我,照顧我們每一位,我們要在祂的家中安息喜樂。祂是神奇的謀士,我們只要對祂說:「是的,主,你說行就行!」祂是強有力的天主,祂要伸出祂勝利的右手來扶持我們,祂是強有力的天主,祂是全能的天主。不要害怕難處, SARS 對祂有什麼難呢?大水對祂有什麼難呢?為祂沒有難成的事!祂是強有力的天主、祂是永遠之父、祂是和平之王,這就是在恩寵中召叫我們的 「神奇的謀士、強有力的天主、永遠之父、和平之王。」(依九 5 )

 

在這神奇的時刻,主要揀選我們,進入祂為我們安排的永遠的愛內 。 祂召叫我們,我們要歡欣喜悅的讚美祂、敬拜祂,來領受祂這樣的恩惠。我們真的是這樣迫切的渴望,把我們的一切交給祂。祂是強有力的天主,祂照顧我們的生命、掌管我們的生命,比我們自己作主掌管絕對好得太多。主的僕人們都經驗到了,我們都作證,我們就是這樣願意。

 

我現在邀請主的僕人們來到前面,主的子女們就都坐在椅子上,安息在主的愛內。我們心中繼續向著主。我們只有服務的人在前面。待會我們會唱一首歌。請您把您腳前的包包放到座位底下去,待會我們去為您覆手祈禱,從您前面的時候容易走過,不會踩到您的皮包。在覆手祈禱的時候,您的心就是跟主說:「我願意。」向祂訴說您的愛,向祂表達您是多麼的願意。在覆手祈禱的時候,我們大家都坐著, 只有 服務的人員走動,其他的人就坐在椅子上,安息在主的愛內。讓我們帶著敬虔的心,也像那瑪利亞一樣,坐在主的前面,主就在我們中間。這裏是祂的家,祂的住所,祂召叫我們與祂一同坐息,我們帶著愛祂的心,安靜在祂前面。

 

我待會祈禱說「我」,也代表我們每一位,您在心中也這樣回應。當我說「我愛你,主耶穌」,您在心中一樣的這樣表達 : 「我愛你,主耶穌」。「我」是代表著我們每一位蒙祂召叫的人,願意愛祂的人。

(三)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讚美、祈禱與敬拜

因父、及子、及聖神之名,阿們。親愛的主耶穌,你是神奇的謀士。在你那神奇的作為中。你創造了我。在你指定的時刻裡 , 你向我顯示了:你就是天地的主宰、全能永生的天主,你是我的天主、你是我的救主、你是我的默西亞。你把我從禍坑跟污泥中拯救出來,你把我放在磐石上,安穩我的腳步。

 

主耶穌,在你的愛內,你重生了我。藉著你的神,你賜給我新的生命,在你內的新生命。 主 耶穌,我感謝你,我讚美你,我敬拜你。你是我惟一的主,惟一的救主。在天上,除你以外,為我還能有誰?在地上,除你以外,為我一無所喜!

 

主耶穌,你賜給我各式各樣豐盛的恩惠,你在我生命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樣樣都好。主耶穌,這是我蒙恩的時刻。在你圓滿的旨意中,你召叫我能夠來到你的台前,能夠來到你的施恩寶座前,能夠來親近你,能夠來認識你。

 

主耶穌,在你榮耀的光中,你照亮了我的生命,你將我犯的罪過顯明在我的眼前。我的罪深似朱紅,你救恩、救贖的寶血,卻把它洗得像羊毛一樣的皎潔。主耶穌,我向你認罪!是我的罪刺透了你的手足、刺穿了你的肋膀。主耶穌,你以寶血覆蓋了我的罪,你以恩寵擁抱了我,你的寶血潔淨了我,把我的生命洗得像羊毛一樣的皎潔,像雪一樣的潔白。你使我脫去舊人,穿上新人。你為我準備義德的外袍,讓我穿上你,能夠坦然無懼的回到你的住所,回到屬於我的地方,回到我永遠的家,認識你是永遠的父!

 

我的父、我的主、我的神,我愛慕你,我感謝你,我讚美你!我要認識你的全能。我也奉你至高的名及權柄, 綑 綁一切阻擋我親近你的靈,迷信的靈、害怕的靈、悖逆的靈、罪惡的靈、控制的靈、黑暗的靈、一切阻擋我親近你的靈, 主 耶穌,我都奉你的名 綑 綁,在你寶血覆蓋下,命令這些靈都離開不准回來。你的寶血覆蓋這個地方,你的寶血洗淨我的身心靈,把我們的生命洗得聖潔沒有瑕疵,能夠穿上白衣與你同行,能夠充滿你的神、能夠充滿你的愛。

 

主 耶穌,我願意,我願意,我願意,我願意一生一世單單獨獨的屬於你。你是我生命中惟一的主、惟一的救主,你是我惟一的愛,我要全心全意全靈地愛你。我把我的身體當作活祭,帶著感恩,帶著我對你的愛奉獻給你,願我成為你祭台上馨香的活祭,屬於你。求你使我完完全全屬於你,求你使我更愛你,求你使我因你而喜樂,因你那圓滿的旨意而喜樂,因你那永不止息的愛而歡欣滿足。

 

我的天主、我的救主、我的王,你在我生命中做的樣樣都好。我願意!我願意一生一世永永遠遠向你惟獨只說「是」!耶穌 , 你說「是」就「是」,你說「行」就「行」! 在你圓滿的旨意中,求你使我永遠紀念這個時刻 : 是我把我自己當作活祭 , 回應你的光照啟示的時刻,是把我奉獻給你的時刻,是我向你說:「耶穌,我願意 , 我願意 , 我願意 , 我永永遠遠的願意 。 我願意,我願意愛你勝過愛我自己,我願意愛你勝過愛我的近人,勝過愛我的生命 。 我願意因你而喜樂,我願意在我的家中 ── 在耶路撒冷,你這和平君王的住所 裡 , 是 你為我安排的住所 ── 我要住在這裏,歡欣喜樂的盡情歡樂。」

 

我要住在你的帳幔裏敬拜你,我要在你的聖所中頌揚你的名,我要住在你的家中,直到悠遠的時日。 主 耶穌,我感謝你,我讚美你,我敬拜你,奉主耶穌基督的名。

 

雅威沙隆,和平的君王

(民六 24 ;依九 5 )
(聖經節錄/曲:疏效平)

 

雅威沙隆 雅威沙隆

雅威沙隆 雅威沙隆

 

神奇的謀士

強而又有力的

永遠之父 和平的君王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192 首「雅威沙隆,和平的君王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覆手 祈禱的過程及先知話不列於本書內。接下來是 覆手 祈禱後,結束的祈禱:

 

主耶穌,我愛你

(詞/曲:曾梅娟)

 

主耶穌 我愛你

主耶穌 我思念你

主耶穌 我心靈的伴侶

我願永遠愛你

 

耶穌 耶穌

你為我捨命在十字架上

耶穌 你的愛

深深觸動我心

 

【註】歡迎在網址: www.m4christ.net/praise/ ,下載《風中傳愛詩歌集》第 37 首「主耶穌,我愛你」的歌譜及聆聽歌曲。

 

主耶穌,你的愛深深的觸動我的心,我感謝你。在你的愛中,你引導我回到屬於我的地方,讓我屬於你,成為屬神的人。讓我在你指定的團體,屬於你的團體,在你的家中 , 這屬神的家,歡欣喜樂的經驗到在你內一切的豐富。

 

主耶穌,我把這個教會,在新加坡的教會,屬於你的家,呈現在你的面前,求你在這裏顯示你的慈愛。主耶穌,願你一切的豐富傾倒在你的家中。願你在天受光榮,你所愛的人在世享平安,在你的家中,認識你是和平的君王,認識你是今在、昔在,你是生活在我們中間的天主。

 

求你以拯救我們的喜樂,擁抱著你家中的孩子,讓我們一生一世都在你前讚美你,頌揚你。求你親自召叫你的僕人們,在你的家中奉職,來建立你的奧體。願你的身體,願你的奧體,願你的家充滿你的榮光,充滿你的救恩,充滿你那無限的豐盛。你將那無限量的聖神傾倒充滿在新加坡的教會,你的教會,讓這裏充滿你的榮光。讓你的慈愛,讓你福音的喜訊,充滿在這個國家。讓眾人都聽到你福音的喜訊,能夠悔改,信從你的福音。能夠進入你的光中,都成為你光明的孩子,都榮耀你的名,都歡欣喜樂。願這一個地方是你祝聖的地方,願這個國家是你傾倒祝福的國家。就從你的教會開始,就從你的家中,要有活水的江河湧流出來。

 

主耶穌,我們需要你,我們感謝你。願你的慈愛與幸福傾倒在這個的地方,願你恩待我們每一位直到永永遠遠,讓我們嚐到那天上天國的滋味,讓我們預先嚐到那新耶路撒冷的一切美好。讓我們歡欣喜樂的彼此相愛,好使世人認出我們是基督徒,是屬於你的一群分別為聖、得你救恩的屬神的團體,屬於你的一群愛你的天上的子民。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。

 

主耶穌,你在昨天的聖筵豐盛中,又賜給我們今天的新的豐盛,願你每一天都使我們更新、更深的認識你。我們愛慕你,我們感謝你,我們讚美你。我們敬拜你在我們生命中所做的每一個神奇的作為,你是神奇的謀士,我們敬拜你。 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

 

感謝讚美主 , 我將榮耀歸給主,我把接下來的時間交給主辦單位。

 


 

B307 屬神的團體

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 新加坡屬靈盛筵

主僕疏效平主領/主講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監製:           疏效平

主編:           疏效平

編輯:           嵇彭海、 穆景梅、 疏何媔、

李家欣、嚴春美、袁立昭、

黃綺霞、成蘭

封面設計: 曾梅娟

 

製作發行 :    瑪納文字事奉

 

二 0 一 三 年 八 月電子版初版